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至尊神醫
至尊神醫 連載中

至尊神醫

來源:外網 作者:牛耳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牛耳 都市言情

展開

《至尊神醫》章節試讀:

「老楊,給老子拿罐啤酒來!」
穿過昏黃的小巷子,眼前是一個燒烤攤,攤主夫婦兩個正在忙上忙下,生意雖然不火,卻也有幾個熟客在座。
張力扯着嗓子喊了一聲,砰的坐在了一張椅子上,再次道:「再給老子來十個豬腰子,十個脆骨……」
直到說了一大串,他才停了下來。
攤主夫婦一見是他,頓時臉色便有些不好看,但也知道這種混混不是自己一個小攤販能惹得起的,只能聽話。
再者,往日里張力也沒少來混吃混喝,他們也有些習慣了。
烤串陸陸續續的上來,張力一邊吃一邊喝,嘴裏罵罵咧咧的,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東西,對於周圍厭惡的目光,他也看不到。
一個小時後,他吃飽喝足,又拿了一罐啤酒,晃晃悠悠的再次走進了巷子里。
「真是個人渣!」
直到他走後,人群里才冒出罵聲一片。
「額……」
小巷子里,張力跌跌撞撞的正往家裡走,看他的樣子,顯然是有些醉了。
靠近大街巷口的一段路還有些燈光,繼續往裏面走,便是一片黑暗了,只能靠着朦朧的夜色前行。
砰!
忽然,張力感覺到撞到了什麼東西,腳下一個不穩,跌倒在地,手上的啤酒沒拿住,嘩啦啦澆了自己一臉。
「什麼狗屁東西,擋老子的路?」
張力嘴裏罵著,抬頭看了過去,卻見一個黑乎乎的人影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動不動,眼睛還在發光的看着他,詭異無比。
這一看不要緊,他嚇得亡魂大冒,一肚子的醉意頓時不翼而飛,徹底清醒了過來,只是手腳還是有些發軟,一時間站不起來。
砰!
那黑影走了過來,砰的一腳踢在了他的身上,一股鑽心的劇痛傳來,讓他忍不住扯着嗓子叫了起來。
「還敢叫?」
黑影冷哼了一聲,一伸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脖子,他剛出口的慘叫立刻戛然而止,就好像是被扭斷了脖子的鴨子。
張力就這樣被捏着脖子舉了起來,脖子疼痛,呼吸困難,但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這人力氣真大……」
而隨着漸漸被舉高,他低頭,透過朦朧的夜色,也看清了對方的樣子。
「是你?」
他心裏大叫,對方竟然是呂清雪那個診所里的那個護理,也就是那個膽子小如鼠,被自己拿刀嚇白了臉的傢伙。
「看來你認出我來了。」
葉少川根本就沒有隱藏自己的想法,通過張力的眼睛知道對方認出了自己,冷笑一聲問道:「見到是我,是不是很意外?」
砰!
說著,他隨手一拋,好像丟垃圾一樣將張力扔在了地上,張力只感覺自己的骨頭架子都跌散了,再次發出了慘叫聲。
夜色之中,他的慘叫如夜梟一般。
這一次,葉少川沒有再阻止他慘叫,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只是手中不知不覺得多了一柄砍刀。
看到砍刀,張力嚇得差點尿褲子,慘叫聲頓時就停了下來,聲音有些顫抖:「你要幹什麼,殺人是犯法的……」
咣當!
張力的聲音還沒落下,葉少川便將砍刀丟在了他的面前,在其驚疑的目光之中,直接道:「刀給你,我就站在這裡,你砍我試試。」
「什麼?」
張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小護理難道是個傻子,竟然把刀給自己,讓自己去砍他,難道他以為自己不敢砍?
在這一片街道上,張力也算是有名的混混了,爭強鬥狠,不知道參加了多少次砍刀大戰,被人砍過,也砍過人。眼下葉少川竟然讓自己砍他,張力心中又怒又喜,想到剛才的憋屈,差點忘了身上的疼痛,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抓起砍刀就躥了起來,朝着葉少川砍了過去。
「老子砍死你!」他大吼道。
只是迎接他的,是葉少川冰冷如寒星的眸子,看到這兩個顆眸子,他就好像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嘩啦啦,一股寒氣從尾椎直透天靈。
砰!
也看着張力到了面前,砍刀就要落在自己身上,葉少川終於動了,只是一腳,快如閃電,在夜色之中根本就看不清楚。
但是張力卻聽到了咔嚓一聲,緊接着便是劇烈的疼痛從被踢到的小腿上傳來,同時他的身體也飛了出去。
砰……撲通……
只見張力先是撞在牆上,然後又跌落了下來,滾在了地上,砍刀早就丟到了一邊,他抱着自己的腿慘叫了起來。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腿被踢斷了。
「再來!」
葉少川再次將刀丟在了張力面前,淡淡道。
他的聲音雖然平淡,但卻讓張力一震毛骨悚然,心中湧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懼,不敢拿砍刀,更不敢叫了,抱着自己的腿不斷打滾。
「不敢了嗎?」
葉少川蹲在了張力面前,笑着問道。
「不……敢了,你……你饒……饒了我……」張力強忍着腿上的劇痛,額頭不斷的冒汗,聲音顫抖的好像結巴。
「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嗎?」葉少川再次問道。
「……我……我不該……不該惹你!」張力心中苦澀到了極點,也懊悔到了極點,怎麼也想不到那診所里人畜無害的小護理竟然這麼可怕。
葉少川沒說話,只是看着他,讓張力心中緊張無比,暗想莫非自己是哪裡說錯了?
好半晌之後,葉少川才開口道:「你招惹我沒關係,但是卻不該招惹呂清雪,她是我的女人。」
「……」
張力無語,心中暗罵,惹了呂清雪還不是惹了你,往常我也沒少惹呂清雪,怎麼不見有人來打我?
只是這話他就在心裏想想,說出口是萬萬不敢的,葉少川已經打斷了他的一條腿,他可不想另一條腿也被打斷。
「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了么?」葉少川問。
「知道了……」
張力低下頭,前所未有的真切,他發誓這是自己這輩子說的最誠懇的一句話。
「知道就好,今天就先給你一點小教訓,如果還有下次,可就不要怪我了。」葉少川說著,站起來轉身走入了黑暗之中。
直到葉少川離去,張力都依舊不敢喘一口大氣,生怕他沒有走遠,直到過了十分鐘,他才慘叫着掏出手機打急救電話。
再不急救,他可就真成殘疾人了。

《至尊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