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終極神醫
終極神醫 連載中

終極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陳小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黃 懸疑驚悚 陳小明

死神是無形的,摸不着,看不到的東西,而且正所謂閻王要你三更死,絕不等人到五更,然而他卻偏偏不信這個邪,他就是要將給死神判了死刑的人救活他知人生死,手握生殺之權!加作者QQ即有紅包:2521942567展開

《終極神醫》章節試讀:

他是一名被稱為神醫的醫生,一個神奇的人,同時也是一個十分奇異的怪人。他不但醫術高超甚至能起死回生,而且知人生死。

他叫陳小明,年僅二十三歲,卻已經是本市最出名的醫生了。

這天陳小明坐在他的醫務室裏面,忽然有人破門而入,這人進來後拚命地喘着氣,顯然他是十分緊急地飛跑趕而來。

然而陳小明看到他後,卻鎮定自若,像是知道他會來的樣子。「小黃,你別急!」他輕描淡寫地對仍然是在喘着氣,還來不及說話的來人說道。

小黃再喘了一會,緩過來之後,他馬上對陳小明說:「陳醫生---華夏集團公司董事長,張華夏來我們醫院看病了---院長叫你去給他診斷!」

陳小明聽後卻顯出不以為然的樣子笑了笑說:「不用診斷了!」

小黃一聽奇怪了。「哎!陳醫生,你還沒有跟人家診斷呢!怎麼就不用診斷了?」他馬上奇怪地疑問說道。

陳小明顯出嚴肅而認真的樣子搖了搖頭說:「診不診斷,還不是一個死字!有什麼用?」

「什麼?」小黃聽後不禁地驚叫道。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樣子對小黃說:「你去跟陳華夏的家人說,準備後事吧!」

「什麼?」小黃聽後又是不禁地叫道。

陳小明無奈的樣子搖了搖頭說:「去吧!跟他的家人說,誰也救不了他!」

小黃顯出十分驚詫的樣子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這不對呢!我剛剛看過張華夏來了,他生龍活虎的,精神十分好,應該不是什麼重病,肯定只是一些小病罷了,像他們這些有錢人,一些小病都會讓你們這樣出名的醫生給他看的!」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認真的樣子搖了搖頭說:「我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沒得救了,讓他家裡人準備後事就是!」

小黃越來越驚詫的樣子。「陳醫生,問題是你還根本就沒有幫人家診斷呢!甚至根本就沒有看過人家,你怎麼就這樣斷定人家沒得救了的?」他不服氣的樣子疑問說道。

陳小明十分自信的樣子說:「不用診斷,也不用看,總之,他沒有得救了!」

小黃這時又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陳醫生!----」他叫了一聲,不知如何是好。

陳小明十分無奈的樣子說:「去吧!沒有辦法的!」

小黃聽後看了看陳小明,然後只得點了點頭,跟着轉身去了。

小黃離開了之後,陳小明搖了搖頭說:「沒有辦法啊!命該如此!」

小黃離開陳小明醫務室,回到院長辦公室。

而在院長辦公室,華夏集團公司董事長張華夏由他的女兒張小麗及兩名秘書陪同而來。

「陳醫生呢?」院長看到小黃回來了,就馬上問他說道。

小黃看了看院長,顯出苦笑了一下說:「院長,陳醫生說,張董事長不用看了!」

院士長一聽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什麼意思?」他不解地問清楚道。

小黃猶豫了一下,跟着才壯起膽地說:「陳醫生說,張董事長根本就沒得救了,要他們家人辦理後事就是!」

「什麼?你說什麼?」張華夏的女兒聽後即時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似乎沒有聽清楚地再問清楚道。

小黃看了看美若天仙的美女張小麗,然後降低聲調地對她說:「張小姐,這是陳醫生說的,他說你父親沒有得救了,叫你們回去準備後事就是!」

張小麗聽後即時氣憤到極點。「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打死你!」她激動地叫了起來道。

小黃聽後馬上顯出委屈的樣子說:「張小姐,這不關我事呢!是陳醫生,吩咐我跟你們說的!」

張小麗聽後仍然是十分氣憤的樣子。「什麼陳醫生,瘋子來的嗎?儘是在胡說八道!」她大聲地罵道。

院長聽到張小麗這樣罵後,就馬上忍不住地對她說道:「張小姐,我們陳醫生是本市最出名的醫生,他是被譽為神醫之人呢!」

張小麗聽後似乎更加氣憤了。「什麼神醫?你看我爸他生龍活虎的,他只不過是昨晚受了點涼,有點感冒罷了,然而他竟然說我爸沒有得救了,這是什麼神醫?」她大聲地罵道。

「的確是神醫!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院長卻不服氣地堅持地說道。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的氣憤。「什麼神醫?我看他根本就是一個神棍罷了!如果,他再這樣胡說八道的話,我就到法院裏面告他誹謗了!」她激動地說道。

「的確是神醫嗎!」院長仍然是堅持地說。

「神醫?好,我要見見凶!」張小麗要求道。

院長聽後猛地看着她。「你要見他?」他問清楚道。

張小麗點了點頭說:「是的,我倒想見見,這個神醫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而她的心裏就在罵道:你這個混蛋,竟然無端端地說我爸沒得救了,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訓一下你才行!

院長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對小黃說:「好吧!小黃,你就帶張小姐去見陳醫生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他就帶着張小麗到了陳小明的醫務室。

「你這混蛋,我們與你無怨無仇,無端端的為什麼要說我爸沒有得救了!」張小麗看到張小明後不由分說馬上就對其大罵道。

陳小明打量了這一位美女,發現此美女十分漂亮,俊眉修眼,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實是漂亮!

而小黃就趕緊介紹地說:「陳醫生,她就是張董事長的千金!」

陳小明仍然是在睜大眼睛看着張小麗,顯然是讓她的美色迷住了。「千金小姐,果然與眾不同,十分漂亮!」他不禁地在說道。

張小麗看到陳小明在獃獃地看着自己,卻對於自己罵他,沒有任何反應,就更加氣憤起來了。「你這混蛋,無端端地說我爸,沒有得救了,你信不信我到法院裏面告你誹謗!」她大聲地威脅陳小明道。

陳小明聽後這行回過神,他認真嚴肅地說:「張小姐,我說的是事實呢!」

張小麗看到陳小明堅持的樣子十分氣憤。「你還在胡說八道,你別以為我僅僅是威脅你的而已,我告訴你,我們有私人律師,我現在就可以吩咐我們的律師到法院告你誹謗了!」她激動起來地說道。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認真的樣子說:「張小姐,你不相信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但是,我說的是真的,你們回去跟你爸準備後事吧!」

「你還在說,你這混蛋實在是大囂張了!」張小麗激動起來地罵道。

陳小明認真地搖了搖頭,看到張小麗越來越激動,並且一點都不相信他的樣子,知道再說什麼都不會有用,就只得不再說了。他點了點頭說:「好吧!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的氣憤,她怒視着陳小明罵道:「你這個該死的混蛋,竟然說我爸沒得救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罵完了之後,她氣沖沖地轉身走了。

陳小明搖了搖頭,顯出十分無奈的樣子,沒有說話。

小黃就看了看陳小明,然後問陳小明道:「陳醫生,現在該怎麼做?」

陳小明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說:「你去跟院長說,準備一個醫療事故吧!而且,對像還是華夏集團公司的董事長!」

「什麼?」小黃小聽不禁地叫了起來。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認真嚴肅的樣子說:「去吧!沒有辦法啊!」

小黃樣子仍然是半信半疑的,他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這個張董事長真的會死?」他再問清楚道。

陳小明認真嚴肅的樣子點了點頭說:「是的,而且還是很快就死了,就在一會跟他治療的過程中!」

小黃仍然是驚訝的樣子。「竟然有這樣的事?」他驚訝道。

陳小明無奈地笑了笑說:「是的,而且是在等一下的治療過程之中,所以這會是一個醫療事故!」

「這樣!」小黃依然是半信半疑的樣子。

「去跟院長說吧!準備一個醫療事故!」陳小明再次吩咐小黃道。

小黃聽後仍然是半信半疑的樣子看了看陳小明,然後無奈地點了點頭說:「哪好吧!」說著他轉身走了。

另一方面,在院長室裏面。

「這樣吧!既然陳醫生不肯跟您診治,就讓我跟您看看怎麼樣?我雖然比不上陳醫生,但是我卻也是一個在本院數一數二的主治醫生來的。」院長對張華夏建議說道。

張小麗聽後馬上點頭說:「李院長,你是一院之長,我們當然是信任你的!」

「哪好吧!哪就讓我看看吧!」院長點頭說道。

接着院長就跟張華夏診斷了起來。診斷過後,李院長笑了笑對張華夏說:「沒事,的確只是受了點涼,有點感冒而已!給你打支針就行了!」

張小麗聽後也放下心來了。「謝謝李院長!」她對院長道謝說道。

「別客氣!」李院長大方道。

正在這時小黃也來了。小黃來到後看了看眾人,然後走到院長的跟前小聲地對院長說:「院長,陳醫生說,要你準備一個醫療事故!」

「什麼?」院長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

小黃就繼續說道:「陳醫生叫我這樣對你說的!」

院長聽後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又是不知所措起來。

張小麗看到院長停在哪裡,沒有反應就問他說道:「李院長,怎麼了?」

院長聽後這才醒悟過來。「啊!沒有什麼?我吩咐護士給董事長打支針就是!」院長回應說道。

張小麗聽後笑了笑點了點頭。

然後李院長就吩咐小黃說:「小黃,你帶董事長到注射室打針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說:「是的,院長!」

小黃就對張華夏說:「董事長,我們走吧!去打針!」

張華夏聽後點了點頭。然後他就站了起來,與張小麗她們一起跟着小黃去了。

「等等!」正在這時,李院長忽然又將她們叫住。

「李院長怎麼了?」張小麗停下來後,馬上問李院長道。

李院長想了想,然後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說:「張小姐,我想還是先別去打針吧!」

「怎麼回事?」張小麗聽後顯出不高興的樣子問道。

李院長猶豫了一下,然後才說:「我怕會出醫療事故了!」

張小麗聽後更加生氣了。「李院長,你們剛才的說話我都聽到了,他就是一個神棍,一個騙子罷了,你們這都相信他嗎?什麼叫你準備醫療事故,他根本就是一個裝神弄鬼的神棍罷了!」她憤怒地說道。

「但是,---」李院長聽後卻不知如何說好。

張小麗不耐煩了。「李院長,你到底想怎麼樣?」她厲聲地問李院長道。

李院長猶豫了一下說,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說:「是的,我就是害怕出醫療事故了!」

張小麗聽後冷笑了一下說:「李院長,一個神棍的說話,你能相信嗎?我看他不但是一個神棍根本就是一個胡言亂語的瘋子罷了!」

李院長仍然是為難的樣子。「但是,我真的害怕會出醫療事故了,特別是像董事長這樣的大人物!」他仍然是為難道。

張小麗聽後看了看李院長,然後大方的樣子對他說:「好吧!這樣吧!就算出事故了,我也不追究你們這該行了吧?」

「這樣!」李院長聽後叫了一聲,思索了起來。

張小麗就催促地說道:「李院長,給我爸打針吧!」

李院長聽後再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對小黃說:「小黃,帶董事長打針去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她們就去了。

張華夏她們去了之後,李院長仍然是忐忑不安地坐在哪裡。過了一會後,忽然有人破門而入。

「院長,不好了出事了!」來人正是小黃,小黃來到後馬上驚慌失措的樣子叫了起來。

李院長一聽即時站了起來,樣子十分緊張。「出什麼事了?」他馬上問清楚道。

「張華夏給打了一針後,即時抽搐了起來,很快就暈迷過去了!」小黃馬上回答說。

「哪現在呢?」張醫生馬上問清楚道。

「正在搶救!」小黃回答說。

「什麼?」李院長叫了起來,顯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小黃就繼續說道:「院長,護士打的針,都是按照你吩咐去打的,她沒有出錯!」

李院長聽後又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黃聽後卻平靜地看了看李院長,然後對他說:「院長,陳醫生說得是對的,要出醫療事故了!」

「什麼?」李院長聽後猛地看着小黃叫道。

正在這時,又人一人沖了進來。李院長看清楚,正是主治醫生許醫生。

「院長,張華夏搶救無效死亡!」許醫生進來後馬上這樣對李院長說道。

「什麼?」李院長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

許醫生驚惶失措的樣子問李院長道:「院長,這可是一個醫療事故來的!」

李院長聽後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這也是跑不掉的!沒有辦法啊!」他無奈地說道。

這時小黃聽到李院長這樣說後,就猛地看着李院長,似乎猛地醒起來的樣子。「陳醫生真的是神了,他真的是一個神醫呢!」

李院長聽後顯出不以為然的樣子笑了笑說:「他本來就是一個神醫,是一個十分神奇之人,只不過你剛來不知道罷了!」

正在這時又有一個人沖了進來,眾人定神一看此人滿臉淚水,梨花帶雨的,原來此人正是張華夏的獨生女,張小麗。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我爸好好的,怎麼會忽然就沒有的!」張小麗進來後,即時大聲地叫了起來,樣子十分激動。

李院長馬上回應說道:「張小姐,這個我們也很難跟你解釋的,總之,你父親這樣,我們也無能為力,沒有辦法的!」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激動的樣子。「什麼無能為力?我告訴你們,你們一定要負責!」

李院長聽後顯出精神起來的樣子問道:「哪張小姐你到底要我們怎麼樣做呢?」

張小麗樣子仍然是十分激動,而又不知所措,十分可憐的樣子。「你們一定要將我爸救活!」她大聲地回應說。

「什麼?」李院長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道。

許醫生就馬上解釋地說:「張小姐,你父親已經去世了,怎麼救呢?」

張小姐聽後又顯出顯出蠻不講理的樣子。「我不管,你們一定要對此負責,一定要救活我爸!」她堅持地說道。

李院長也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說:「張小姐,人已去世了,我們又不能起死回生,這怎麼救呢?」

「我不管!」張小麗大聲地叫了起來。

許醫生馬上說道:「張小姐,真的沒有辦法的,就算你要我們的命了,我們也救不了一個死人的!」

李院長也說道:「就是嗎?你殺了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的!」

許醫生也再次說道:「是的,我們只不過是個凡人罷了,又不能起死回生!」

「你們!---」張小麗聽後咬牙徹齒地叫了起來,或者因為他們都說得有道理,她雖然十分激動,十分心急卻也不知說什麼好了。

李院長就沮喪地對張小麗說道:「張小姐,沒有辦法,人死不能復生,我們是無能為力了!」

張小麗聽後忽然大哭泣了起來,哭了一會她忽然停了下來,猛地看着李院長。「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她大聲地叫了起來道。

李院長聽到她這樣叫後,奇怪了。「還有誰人呢?」他問清楚道。

「就是哪個神棍!」張小麗回答說。

「你就說陳醫生?」李院長問清楚道。

張小麗猛地點頭說:「是的,他既然早就知道我爸沒有救了,既然可以預先就知道我爸會出事故,他就肯定有辦法將我爸救活的!」

李院長聽後明白過來了。「是這樣!」他明白道。

張小麗這時又心急起來了。「李院長,我要去見他!」

李院長聽後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說:「哪好吧!」

跟着李院長又吩咐小黃帶張小麗去找陳小明。

張小麗來到陳小明醫務室門前,她也顧不上敲門了,破門而入。

「是你!---」陳小明看到張小麗破門而入,就意外地叫道。

張小麗來到陳小明面前,即時在他面前跪了下來。

陳小明看到她二話不說就在他面前跪下來,就奇怪了。「這怎麼回事呢?」他不解地問張小麗道。

張小麗哭泣着哀求道:「求你救救我爸吧!」

陳小明聽後明白過來了。他馬上搖了搖頭說:「我救不了你爸!」他回應說道。

張小麗卻繼續哀求道:「你既然可以預先知道,我爸會出事故,就肯定可以救活他的,你一定可以的!」

陳小明再次搖了搖頭說:「不,你錯了,我真的沒有這樣的能力,人死不能復生,我只是一個凡人,哪可以起死回生呢!」

「你可以的,你可以的!」張小麗激動起來地肯定道。

陳小明又是再搖了搖頭說:「真的不能!如果死人我都可以救活的話,我就不是凡人是神了!」

張小麗聽後忽然猛地看着陳小明。「你就是神,你被譽為神醫,你就是神!」她大聲地肯定道。

陳小明苦笑了一下說:「張小姐,神醫,只是因為我醫術高明,治好了一些人,他們給我的一個稱讚的稱謂罷了,我只是一個凡人而已!」

「不,你就是一個神醫,你一定可以救活我爸的!」張小麗仍然是跪在哪裡堅持地說道。

陳小明又是再搖了搖頭說:「張小姐,沒有用的,死人我真的治不了!」

看到陳小明十分堅持,張小麗激動起來了。「你可以的,你可以的,你為什麼就不救救我爸呢?」她大聲地哀求說道。

「我真的不能起死回生!」陳小明再次強調地後,然後他吩咐小黃道:「小黃,將張小姐扶起來,扶她回去休息一下吧!」

張小麗聽後又是激動起來了。「你可以救活我爸的,為什麼就是不肯救我爸呢?為什麼呢?」她大聲地叫了起來道。

陳小明就再次對小黃說道:「小黃,將張小姐扶回去休息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強行將張小麗扶着走了。

然而張小麗給小黃強行扶着走的時候仍然在叫道:「為什麼你不肯救我爸呢!為什麼呢?你這個該死的滾蛋,我恨你!」

陳小明只得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沒有說話。

小黃將張小麗強行扶走安置好她之後,他有些不解,有些疑問,就又回到陳小明處。

「將張小姐安置好了沒有?如果她再鬧的話,就給她打支鎮定藥劑吧!」陳小明看到小黃後就馬上這樣對他說道。

小黃點了點頭說:「已經將他安置好了,不過她在罵你,十分惡毒地罵你!罵你見死不救,罵你不配做一個濟世救人的醫生!」

陳小明聽後沒有說話,只是在沮喪地思索起來。

小黃看了看陳小明,忍不住地問他說:「陳醫生,我總覺得你是可以救張董事長的,你為何不救他呢?」

陳小明聽後搖了搖頭,然後「唉!---」地長嘆一口氣。

小黃看到陳小明沒有回答,他越來越好奇的樣子,就又忍不住地問道:「陳醫生,你為什麼不救張董事長呢?」

陳小明聽後輕輕地看了看小黃,然後顯出十分嚴肅而凝重的樣子回答說:「是的,沒有錯,我是可以救他,但是,救他就必須得罪一個東西了!」

小黃聽後更加奇怪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合著你如此害怕得罪他了?」他馬上又疑問說道。

陳小明又再看了看小黃,樣子更加的嚴肅而凝重,他停了一下,然後才回答說:「我說你也不會相信!」

小黃聽後卻更加的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呢?陳醫生,你說跟我說說吧!你到底害怕得罪什麼東西了?」小黃追問說道。

陳小明再看了看小黃,然後搖了搖頭說:「你不會相信的!」

小黃不解了。「陳醫生,你沒有說,怎麼知道我不會相信呢?」他心急地回應說道。

陳小明又是看了看他,問清楚地說道:「你真的很想知道是什麼東西?」

小黃猛地點頭說:「是的,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害怕得罪什麼東西了?合著為了害怕得罪它連人都不敢去救!」

陳小明繼續看了看小黃,然後點了點頭說:「好吧!我告訴你就是!」

小黃一聽即時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馬上又追問說。

陳小明停了一下,跟着才回應說:「死神!」

「什麼?」小黃聽後似乎是沒有聽清楚地叫了起來。

陳小明點了點頭說:「是的,沒有錯,就是死神!」

小黃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說的是死神?」他仍然是似乎沒有聽清楚地再問清楚道。

陳小明再點了點頭說:「是的,就是死神!」

小黃聽到陳小明再次強調地說後,就平靜了一下,然後笑了笑對陳小明說:「陳醫生,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

陳小明卻仍然是十分認真嚴肅的樣子。「我沒有跟你開玩笑,真的是死神!」他強調地說。

小黃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不會說的是真的吧?」他雖然仍然是在懷疑陳小明是跟他開玩笑的,但是看到陳小明認真的樣子又有些相信了,所以他再問清楚說道。

陳小明認真地點了點頭說:「是真的!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是真的!」

小黃聽到陳小明再次肯定是回答後,想了想忽然猛地看着陳小明,並且顯出驚恐萬狀的樣子。「是的,陳醫生,像你這樣的醫生怎麼又可能會跟我開玩笑呢!這是真的!」

陳小明笑了笑,樣子很是無奈。

小黃驚恐的樣子,他又是想了想,跟着又顯出不解的樣子看着陳小明問他說道:「陳醫生,我仍然是不解!」

「你還有什麼不解?」陳小明大方的樣子問清楚道。

「救活張董事長,為何會得罪死神呢?」小黃將他不解的東西說了出來。

陳小明無奈的樣子笑了笑說:「你知道有一句說話嗎?」

「什麼說話?」小黃奇怪地問清楚道。

「閻王要你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陳小明回答說。

小黃一聽明白過來了,他又是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你是說,死神要張董事長死?」他再問清楚道。

陳小明聽後點了點頭說:「是的,否則我怎麼會知道張董事長會沒有得救,會死呢?」

小黃徹底明白過來了。「原來是這樣的!」他明白過來道,樣子十分驚恐。

陳小明就再次搖了搖頭說:「沒有辦法啊!救張董事長就會得罪死神了,我只得不去救他!」

小黃聽後也顯出無奈的樣子點了點頭。忽然他又醒起來什麼了,猛地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見過死神嗎?」

陳小明搖了搖頭說:「沒有,或者永遠也見不到它,但是,我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這樣!」小黃聽後又是明白過來地叫道。

陳小明又是無奈地說:「總之,死神要讓其死的人,就是救不得!」

小黃聽後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了。

這時陳小明看了看他,然後對他說:「去吧!去看看張小姐,看看她現在有什麼需要的,我們能幫的就盡量去幫助她吧?沒有去救她父親,我心裏其實也是十分難過的!」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去了。

「等等!」正在這時,陳小明忽然又將小黃叫住。

小黃聽後停了下來。「陳醫生,還有什麼嗎?」他問陳小明道。

陳小明十分認真嚴肅的樣子對小黃說:「小黃,我剛才之所以會對說出是死神的原因這些說話,哪完全是因為,你要成為我的助手了,有些事情我必須跟你說清楚!但是,這些東西可別跟其他人說了!作為一名醫生,是絕對不能跟人說,病人的死亡是因為死神要他死這樣的說話的!」

小黃聽後也明白過來了,他馬上點了點頭說:「陳醫生,我明白的!」

陳小明聽後笑了笑對他說:「總之,你以後好好地做我的助手,當然在這過程中你還會發現一些奇怪而可怕的事情的!」

「嗯!」小黃十分認真而驚恐的樣子點頭答應道。

「去吧!」陳小明對小黃說道。

小黃轉身繼續去了。

小黃走了之後,陳小明心裏馬上在想道:是的,沒有錯,我有起死回生之術,的確可以將張華夏救活,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得罪死神了,如果我再得罪死神的話後果肯定會是十分嚴重的。

我曾經用起死回生之術救過很多的人了,為此死神很不高興,甚至都已經警告我了,昨晚我就差點給高空墜物壓死,這肯定就是死神對我運用起死回生之術救了一些它要其死的人,生氣了而對我發出的強烈警告。

所以我是不能再運用起死回生之術救張華夏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惹怒了死神,死神甚至會至我於死地。

「唉!---但是,這是在救人呢!我又怎麼能見死不救!我心裏實在是大難受了!」陳小明不禁地在說道。

第二天,陳小明由於十分內疚,就去參加張華夏的葬禮。這時張小麗看到陳小明後,即時激動了起來,她推開人群跑到陳小明的跟前,向陳小明赴了向去。

「你這混蛋,你還敢來,我要殺了你!」張小麗赴在陳小明身上,用手卡住陳小明的脖子,大罵道。

陳小明奮力將了張小麗推開。「張小姐,我對你父親的死很是難過,但是,我真的無能為力的!」他馬上向張小麗解釋地說道。

張小麗怒視着陳小明。「什麼無能為力?你根本就有這樣的能力,只是你喪心病狂,見死不救罷了!你這該死的混蛋!」她激動地大罵道。

陳小明無奈而痛苦的樣子搖了搖頭說:「張小姐,你真的錯怪我了,我真的無能為力!」

《終極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