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 連載中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

來源:google 作者:一棵小白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嘉嶼 許知憶 都市小說

上一輩字的周嘉嶼住院期間發現了二婚妻子出軌,看着自己的妻子跟自己的相好一起的看望同時他在二婚妻子的提醒下,發現了隔壁的病人居然是自己的兒子在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為時已晚了,他悔不該當初等到他推着初戀女友進入病房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解脫了沒想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到了初戀女友問他入贅的當天展開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章節試讀:

**徑直的走到了周嘉嶼的屍體的推車前。

將頭上的蓋布給取了下來,看向了剛進來的護士,「這個人是你們醫院的嗎?」

護士點點頭,「這是405號病房的周嘉嶼,我這邊已經是通知了家屬,在過來的路上了。」

「周嘉嶼?」許知憶想起了什麼,突然的尖叫了一聲。

**懷疑的看着許知憶,「你是知情者么?」

護士卻是搖搖頭,「她兒子今天去世了,精神有些的失常。」

「那我們去調一下監控。」其中的一個**看着護士身上的胸牌,「麻煩你們帶我們過去監控室。」

過了沒多大一會,楊東媛也來了,身後還有陳康以及她的兒子楊安辰。

這會的周嘉嶼就愣愣的看着他們。

想知道自己的身後事怎麼處理的,關於愛恨情仇什麼的他也不去計較了。

畢竟他已經死了。

楊東媛看着一旁的精神還不是十分正常的許知憶,笑了笑,「許知憶啊,你那個兒子,配上你短命的對象還真是配呢!」

原本在哭泣的許知憶聽到楊東媛喊着自己的名字有些的愣住了,聽到後面的話,怒目圓瞪的看着楊東媛,「你才短命,你全家都短命。」

許知憶直接的站了起來,朝着楊東媛的臉正準備打下去的時候,卻是被楊安辰的直接的抓住了手腕,「你這個潑婦想幹嘛?」

說著就把許知憶往邊上一推。

這會的**也是看不下去了對着幾人說著,「都安分一點,這周嘉嶼的身後事,你們是家屬吧。」

他看的自然的是楊東媛的方向看着,畢竟周嘉嶼是楊家的上門女婿整個雲城都幾乎無人不曉了。

而楊東媛卻是笑了笑,「這周嘉嶼貪污我們家的錢,我們都還沒有計較,我這次過來是要跟他斷絕關係的,只不過這中午還好生生的人,這會卻是這樣的死了,還真的是死無對證。」

周嘉嶼:我去你大爺的把,給你家當牛做馬的這些年,不說功勞至少也有苦勞吧,現在居然的說我貪污你們家的錢。

「楊女士,這個我們管不了,但是周嘉嶼先生的身後事,按理來說應該是你來辦的?」

「按理?按得是什麼理?」楊東媛挑了挑眉看着**。

**翻着手中的資料,淡淡的開口,「你們共同有一個兒子:楊安辰,應該是由他來安葬的。」

楊東媛笑的更燦爛了,邊上的陳康更甚,甚至是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許知憶看着在笑的兩人,又看了看邊上推床上的周嘉嶼的身體,很是懷疑,這個楊東媛是怎麼笑的出來的,往楊東媛的身邊看的時候,就看到了陳康。

這會的**也是摸不着的頭腦的看着兩人。

這時的陳康站了出來,「**同志,不瞞你說,這個楊安辰是我跟楊東媛的兒子,而這個周嘉嶼只是楊家的一個打工的。」

周嘉嶼:這感情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我過的都是假的唄。

「是啊,**同志,楊安辰是我跟陳康的兒子。」說著從挎包中拿出了一個文件夾遞了過去,「這是親子鑒定,當初這個孩子父親已經是漂洋過海了,然後我才跟周嘉嶼合約的過日子,但是我們簽署的都是勞動合同。」

說著繼續的從那個背包里拿出了一張泛黃的表格遞給了**,「這是當時簽署的勞動合同,我每個月也有定時的給他打工資,你要是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他的賬戶。」

周嘉嶼的拳頭捏的死緊,他當時看到第一筆的時候他還問過楊東媛這個是什麼。

楊東媛都是笑着跟他說,「這個是這個月的零花錢,還有煙錢。」

「好,那周嘉嶼的身後事的話,你們打算怎麼弄?」**還是有點為難的看向了楊東媛,他可是記得周嘉嶼可是無父無母的,這麼一來他的屍體的何去何從還難說著。

楊東媛聽到**的話,嘴角勾起了淺淺的一抹笑意,「我建議剁碎喂狗,」然後看向了邊上的許知憶,指了指,「這是他的前妻,你問她願不願意給他跟他兒子一起辦了。」

原本的**聽到了楊東媛要把周嘉嶼的屍體剁碎喂狗的時候還是十分的錯愕的。

但是聽到了周嘉嶼還有個前妻的時候,目光直接的轉移到了許知憶的身上。

「已經沒我的事了,我就回去了。」楊東媛的臉上有些的不耐煩,就開始的往外走去。

在陳康的懷裡有些的小鳥依人,滿臉的笑意,「還真是多虧了安辰直接的刪除了我跟周嘉嶼的登記記錄。」

卻是遭到了陳康在腰間使壞的手,「哦?那我找到的合同呢?」

楊東媛連忙的改口,「老公,你好棒哦!」

正好的被外走來的周嘉嶼聽到了。

「這對狗男女。」

「要是重活再來,我肯定在那晚的時候,就讓楊東媛身敗名裂!」

最終他看着自己的初戀的女友同時在給自己還有自己的兒子入儉。

許知憶哭的梨花帶雨,他有些的心疼。

雖然他也不知道她哭的到底是誰。

直到她哭到昏厥前,大聲的喊着:周嘉嶼。

他的內心五味雜陳。

如果重活一世,我定不服你!

他慢慢的走向了焚化爐,試圖跟自己的身體融為一體,結束他這該死的一生的時候。

他只覺得一陣的天旋地轉。

等到他再次醒來的時候。

就看到了周邊的環境不是殯儀館的那邊的黑白,嚴肅。

反而是更像一個普通的鄉村。

四周都是泥巴的牆壁,甚至他能聽到由於下雨,房間還有滴答滴答的下雨聲。

他試圖的站起來。

很快他發現他能站起來了。

同時他也發現他的腿沒事了,但是對比而言,這具身體更加的纖瘦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房門被推開了。

映入眼帘的就是許知憶那張精緻的小臉上面的膠原蛋白還十分的飽滿。

見着他的醒來,直接的撲入了他的懷裡。

周嘉嶼都有點傻眼了。

在他的想法中這會的許知憶刀他,他都不覺得過分,但是她抱着自己欸!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