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 連載中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

來源:google 作者:九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楓 江川 現代言情

馮楓:再一次看見自己喜歡了大半生的人,竟出奇的平靜,再一次回顧年輕真的幼稚的可笑,已經奔五十的老大爺不知道是老天作祟還是一場夢,讓我看看年輕時的自己錯的有多離譜,「江川就當從不相識吧,你歸於人海,我歸於自由,就算是夢我也要和你素不相識」江川:「我把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弄丟了,我找了好久,好久,就是找不到,他不要我了……」展開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章節試讀:

馮楓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頂着寒風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任由心裏一陣陣的疼意圍繞煩悶無處發泄,馮楓心裏太苦了,苦的久了,一時間心裏泛起疼意竟有些不適應…

馮楓每天緊繃著神經,這夢真實的讓馮楓害怕,每一次遇見江川,就彷彿在告訴馮楓「你看看你,怎麼這麼好騙,對你好一點點,你都能把命給我,幾句話就可以騙你幾十年。」

馮楓壓下心底的酸澀,掏出手機盯着來電顯示「鈴鈴鈴」

清了清嗓聲音低啞的說「喂,媽,怎麼了嗎?」

夏琳聽着馮楓的聲音遲疑道「上次你回來忘了跟你說了,這不是還有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嗎,還能回來不,媽想給你做碗長壽麵。」

見馮楓半天沒出聲「喂?」夏琳看了看顯示還在通話中,以為馮楓給忘了「怎麼,你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馮楓連忙回復夏琳「沒有~不是還有幾天呢嗎?到時候我就回去了」

夏琳也不再多說什麼,反正過幾天就回來了「記得把肖磊叫到家裡吃飯啊,回來的時候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夏琳的話讓馮楓心裏微微一甜馮楓低笑道「嗯,我知道了」

夏琳單手拿着炒鍋,砰的放下回道「那就這樣啊,記得打電話,一天天的記得把飯吃上,聽見沒!」

馮楓滿嘴答應着「嗯,嗯,我知道了,又不是小孩子,掛了吧!」

嘟嘟嘟……

聽着諾基亞傳來的忙音,馮楓應該是二十二歲的生日,媽媽是一個淳樸勤勞的人,夏琳二十五和馮衛國結婚,二十七歲馮楓出生,夏琳三十歲喪夫,馮楓三歲喪父,夏琳從不抱怨生活,哪怕馮衛國過世以後,夏琳受過很多苦,單身帶着孩子,所以人都在勸夏琳另嫁,夏琳就一個人帶着馮楓離開,輾轉到了臨縣。

夏琳和馮衛國很相愛,小時候夏琳總跟馮楓說馮衛國有多好,有多厲害,是全世界最好的丈夫,每每說到馮衛國,夏琳臉上的笑容就遮掩不住的幸福感,馮衛國用幾年治癒着夏琳的後半生,夏琳用愛治癒着馮楓一生,在馮楓的人生中從不缺少母愛,夏琳把馮楓照顧的很好,沒有讓馮楓在小時候察覺出小朋友和自己的不同,夏琳每次見馮楓問起父親,總是擁着馮楓溫柔的說「爸爸,一直在我們身邊陪着我們呀,他沒有離開我們,只是我們看不見,摸不着,爸爸也會想我們呀」別的小朋友有的,馮楓都會有,馮楓只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那個當初大大咧咧,滿腔熱血的少年去哪了?什麼時候只剩下這個敏感,自卑,沉默的青年了?

馮楓能陪夏琳的時間很少,從小縣城考到市裡,來回接近兩個小時的路程,不遠也不近,再等等馮楓,馮楓就回到那個長大的地方,再也不離開了……

想馮楓一個思想五十歲的人還能有母親相伴,能有什麼比失去又重新擁有更讓人感恩呢?

待馮楓晚上回宿舍,宿舍就剩下肖磊了,這幾天肖磊和陳筱茜處於熱戀期,每天打電話能膩幾小時,讓馮楓這個老大爺看了直咂嘴搖頭,時常感慨年輕真好,也忘了,現在他也是年輕人。

肖磊聽見開門聲,抬起上半身探頭望了望馮楓說「回來了?哪去了,聽老三說你沒去上張導的課,出什麼事了嗎?」

馮楓抿了抿嘴說「沒有,就是出去轉了轉」

肖磊爬下床皺着眉說「我最近老看你狀態不對,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看肖磊着急忙慌的,馮楓無奈道「沒有,我能出什麼事,你別瞎擔心,就心情不好,隨便轉轉。」

馮楓岔開話題說「對了,下周六,你有安排嗎?我媽想你了,咱一起回家看看吧。」

肖磊滿臉狐疑「恩…行,你真沒事?」

馮楓拿上洗漱用品邊走邊說「沒有,別操心了。」

肖磊急躁的想問馮楓怎麼了,卻見馮楓有些消瘦的背影頭也不回的離開……

馮楓站在灑花下面,仰着頭任憑冷水沖在臉上,窒息感讓馮楓感到恐慌,眩暈充斥着大腦一片空白,馮楓剛想關水…

「你幹嘛呢?」

江川一把

水流剎那間中斷,猝不及防的馮楓被嗆得直咳嗽,猛然冒出的聲音馮楓讓一怔,馮楓驚愕的抬頭看江川

江川瞪大眼喘着粗氣憤怒的叫嚷「操,你特么幹嘛呢,想弄死自己嗎?想死不知道用個好一點的法子,你怎麼那麼蠢。」

馮楓顧不上發愣就嗆江川「有病啊你,誰尋死呢?我特么什麼時候尋死了」

江川聞言有些惱火的死死盯着江川說「你那幹嘛呢?老子要不是看你快被噎死了,老子…他媽的」

看馮楓無所謂的樣子,江川滿腔怒火「砰!」

馮楓被嚇的一抖,睜大眼睛轉頭看着江川的拳頭,馮楓咽了咽口水,呼吸都放緩了,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害怕,挺了挺胸膛沖江川喊道「我,我愛幹嘛幹嘛,要你管」馮楓悄咪咪的扯過來毛巾遮住下半身,瞪着江川。

江川冷靜了一點,嫌棄的眼神上下掃動「誰特么要管你,我就是不想第二天看見有新聞報道說,大二學生疑似澡堂自殺,切~」

啊!馮楓真的有被氣到「江川你那意味深長的眼神是要鬧哪樣,老子這種是正常的好吧,」馮楓拽過衣服打算走人,「讓開,多管閑事,我要穿衣服。」

「誰多管閑事了,老子這是熱於助人,拯救你於水火中,好吧!再說了,你穿你的,怎麼害怕我笑話你嗯~」江川挑眉道。

馮楓彷彿在看一個神經病一樣,前面還怒氣沖沖的,這會又有閑心逗弄人了?

馮楓岔開話題「你怎麼在這?」

江川像看傻子一樣說「當然是洗澡,難不成像某人一樣,跑這來玩水啊!」

馮楓低頭抽抽臉,沒轉移掉話題,畫面一度禁止,真的很尷尬,江川還按着馮楓肩膀,彎腰注視着馮楓。

馮楓站直身體將江川扒拉到一邊,飛快的說「謝謝,我沒事了,你可以走了嗎?」

江川順勢起身不知道為什麼江川一下臉紅脖子粗的罵我「白,白痴,下次注意點別把自己悶死了」說著轉身就跑了。

「你才白痴呢,你全家都是白痴」馮楓快速穿好衣服離開澡堂。

跑回宿舍馮楓冷的打抖,現在十月底了,白天溫度也不高,晚上氣溫還降低,洗了個冷水澡簡直不要太酸爽「嘶,凍死了,這馬上就冬天了,要怎麼過。」馮楓放下東西鑽進被窩裡,左翻壓住被子右翻壓住被邊腳向上一抬壓住,把自己裹嚴實只露出腦袋。

肖磊看馮楓一副要被凍死的樣子,疑惑道:「很冷嗎?最近是降溫了,記得晚上多穿點。」

馮楓笑了笑說「嗯,知道了,早點睡吧!」

等到周五的時候,下午沒課馮楓和肖磊早早的去車站買票回家。

「哎,馮楓,馮楓」老遠就看見江川像二傻子似的向我們招手。

肖磊看着馮楓說「那不是江川嗎?怎麼也在車站。」

馮楓搖搖頭道「碰巧了吧!可能他也要回家。」

江川跑到馮楓和江川跟前笑呵呵打的招呼說「巧了這不是,你們這是去哪兒?」

肖磊說「回家,這不是馮楓生日嗎,夏姨想馮楓回家過生日能在家裡熱鬧熱鬧,你呢?」

江川眼睛滴溜一轉,笑道「噢~我…也回家,你們在哪呢,看看我們順路不,一起走啊!」

馮楓見情勢不對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急忙搶道:「不順路,不順路,不能一起走哈,我們先走了,你也慢走。」

馮楓拉着肖磊想離開。

江川上前拽住馮楓,笑眯眯的看着馮楓說「你都沒說,怎麼知道不順路的」

肖磊用眼神詢問馮楓,抬起眉頭視線來回掃動,示意怎麼回事?

見馮楓不說話,肖磊接過話題說「我們家在臨縣,你呢,順路就一起走吧!」

江川立馬說「咱這不是老鄉嗎?我也臨縣拾光的,你們呢!」

肖磊詫異的打量了一下江川,畢竟任何人一看江川都不像山疙瘩的人「還真巧了,我們是同德的離得不遠,你幾點的票?也不知道還有票沒」

江川甩了一下手中的票,說「有的,有的,你看我座位號才到十幾呢!」

肖磊轉身看馮楓耷拉着腦袋,像焉了的蘿蔔,失笑的捏了捏馮楓的脖子,笑道「嗯,楓子,你和江川在這等一會,我先去買票」

馮楓嘴巴張張合合幾次,想說什麼又停下,馮楓抬手想拉住肖磊,無奈又放下手,看着肖磊走遠。

江川見馮楓沒反應,用手在馮楓眼前晃了晃調笑道「喂!瘋子,肖磊走了,還看?你這名可真有意思,瘋子,哈哈」

馮楓左看右看,見前面有座位就走過去面無表情的說「是楓葉的楓,不是瘋子的瘋。」

江川忍笑道「有區別嗎?都是瘋」

馮楓白了一眼江川,懶得搭理他。

江川見馮楓不搭理他又嘴欠的說「你還回家過生日啊!都多大了還要媽媽陪」

馮楓自嘲的說道「是呀,我就是要我媽媽陪我過生日,我就是一個媽寶男,不像你,你媽媽都不會陪你過生日,真可憐!」

江川看馮楓一副小孩氣也不生氣「是呀是呀,畢竟小朋友過生日都要家長過」

「你……」馮楓猛的扭頭看江川,想和江川爭論幾句,結果一抬眼就見江川一臉寵溺,滿眼笑意的看着馮楓,江川真的很有那種男子氣概,尤其是那種散發著荷爾蒙氣息真的會讓人着迷。

馮楓有一瞬間好像回到了那個當初一眼就喜歡的男孩子,滿眼溫柔的看着馮楓說「別害怕我會陪着你的,一直一直,我會一直牽着你的手,不會放開的。」

肖磊及時出現,拍了拍馮楓說「走吧!票買上了,運氣挺好的,剛好要發車了」

肖磊走過來打斷了馮楓,再看向江川哪有什麼寵溺,馮楓被自己惡寒到了,搖搖頭起身說「嗯,快走吧!」

肖磊見馮楓一個人快步走去,指指馮楓疑惑的問江川「又怎麼了?」

江川無奈的聳聳肩攤了攤手說「不知道。」

上車後馮楓閉目養神,肖磊和江川坐一起聊天,天南海北的亂扯一通,從遊戲扯到國家,兩個人分析頭頭是道,越說激動,簡直相見恨晚啊!又聽江川說一個人回家是去祭祖,房子都多少年沒人住了,常年漏風漏雨的便搶道「多大點事啊,我們離得也不太遠,剛好你也陪楓子一起過個生日,等明天再去祭祖不就好了」

江川為難道「這,方便嗎?別麻煩馮楓了,我去老房子將就一下就好了。」

「麻煩什麼!不麻煩!是吧,楓子」江川身子往前探了探,盯着馮楓一臉你要是敢說麻煩看老子不弄死你的樣子。

馮楓轉過頭茫然的看看肖磊問「麻煩什麼?」

肖磊一步跨過來拍拍馮楓示意往裏面坐,獻媚的說「楓兒~哥平時對你好不?」

馮楓眨眨眼疑惑道「好啊~怎麼了?」

江川趕忙說道「讓江川和咱一起回家吧!他超可憐的,家裡沒啥人,一個人住那冷屋子,你忍心嘛楓兒~」

馮楓一個激靈,肖磊以前不是最見不得江川了嗎?怎麼突然一副小迷弟的樣子,馮楓堅決拒絕道「不行!」

肖磊看馮楓毫不猶豫的拒絕滿臉問號說「為什麼?」

馮楓掩飾尷尬「呃…江川回家說不定有事要忙,咱別打攪他了」

「嗨,這你就別擔心了,江川就住一晚明天就走了,是吧!江川。」

江川對馮楓為難的說「嗯,沒啥事,要是不方便就算啦。」

「方便,方便,怎麼不方便了,多一個人阿姨還高興呢?對吧,嗯~楓子,」肖磊掐着馮楓的胳膊,像馮楓敢不答應就掐掉一塊肉,肖磊哀求的搖着馮楓的胳膊「楓兒~」

馮楓扯肖磊的手就是沒扯動,馮楓瞪了江川一眼不樂意的說「嗯,方便,特方便」

肖磊興奮的按住馮楓的頭,就想親上來,馮楓趕忙仰起頭朝後靠去,連聲喊「肖磊!」

江川不知道怎麼回事上來一把,把肖磊按回座位上不爽的瞪了眼馮楓,見他們後面鬧的厲害,車裡的人都扭頭看着後面,江川起身朝他們歉意的笑了笑,又扭頭對馮楓莫名其妙的說「那就打擾了。」

馮楓和肖磊面面相覷,肖磊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靠在馮楓身上低聲說「我怎麼感覺江川好像生氣了?」

馮楓氣沖沖的說「沒有,你的錯覺。」

肖磊咂了咂嘴,識趣的不再多說話一路總算安靜下來了。

……

售票員瓮聲瓮氣的喊着「來來來,大家醒一醒,到了臨縣了,看你們都在哪兒下車,不要坐過頭了」

馮楓打了一個哈欠,睡眼惺忪的看了看窗外,快要到了「鈴鈴鈴」…

接通電話,馮楓語氣柔和道「喂!媽,嗯,快到了,肖磊也回來了」

肖磊扒拉了馮楓一下指了指江川,馮楓點了點頭對夏琳說「還有一個朋友也和我們一起回家。」

夏琳樂呵呵的說「是嗎?你怎麼不和媽早說啊,我好歹再多做兩個菜啊!」

馮楓扣着指甲,嗡聲道「沒事的…」

掛斷電話肖磊見馮楓興緻不高揉了把馮楓那軟趴趴的頭髮說「快要到了,累了嗎?」

馮楓打開江川的手,說道「還好」

下車後馮楓走在前面,肖磊和江川慢慢悠悠的走在後面說「這離你們那不遠,怎麼以前沒見過?你沒來這邊玩過嗎?」

江川解釋道「沒有,我一直在市裡住,這邊沒怎麼回來過,今年剛好父母有事來不了,我就來看看」

肖磊瞭然道「這樣啊!那你可以在這邊好好玩一下了,雖然沒啥正經玩意,但小玩意還不少呢,看見哪個溝了嗎?以前楓子老被狗追就經常爬下去躲着,見狗走了再爬上來,滾滿身泥,回了家就被夏姨好一頓胖揍」肖磊嘻嘻哈哈的講着小時候的糗事。

江川若有所思的看着馮楓的背影遲疑道「他還害怕狗啊!」

肖磊大驚小怪的說「怕!怎麼不怕,現在還好點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馮楓就很怕狗,小時候經常被追着滿村跑,大了點看見狗就繞道走,那時候狗都嫌我們這幫半大小子,見狗路過我們都要上去抓一把毛的,偏偏他就不敢招惹那些,一整個膽小鬼。」

……

馮楓開門進去提高音量喊「爺爺,媽,我們回來了。」

聽見開門聲時坐在沙發上的老人就連忙側目揚起笑容步履蹣跚的迎接幾個小孩。

夏琳從廚房跑出來,滿臉笑容的說「唉,唉,聽見了,回來了回來了就好。」

肖磊衝過去抱着夏琳,大驚小怪的說說「夏姨,想我沒,我也回來了。」

夏琳拍了拍肖磊的背,任由這個二十幾歲的大小伙胡鬧「想,怎麼不想,回來就好!」肖磊又摟着老頭子嬉皮笑臉打趣

夏琳一扭頭見江川呆愣愣的站在門口想起還沒有招待馮楓的同學,連忙拉開肖磊說「這就是你們同學吧,來,來,快進來,走一路累了吧!」

江川眼圈有些泛紅聲音低啞着聲音說「阿姨好,我是江川」

夏琳看的一愣,遲疑道「哎,你好,來來來,快先進屋,餓不餓啊!我去給你們端飯,等一下先吃飯哈。」

夏琳熱情的招待着江川。

江川反應過來攔住夏琳說「哪能讓您給我端飯啊!我來吧!」

夏琳驚訝的說「那怎麼行!你坐,你是客人,哪能讓你幹活」

看兩人爭執不下,馮楓把夏琳按在沙發上坐下「我去吧!別忙了你」

馮楓走到一半,想起還有肖磊,喊道「肖磊過來幫忙」

肖磊正看的起勁,忽然被打斷,不情願的說「啊~來了~」

肖磊進了廚房,生龍活虎的掀鍋拿碗的說「楓兒~讓我看看夏姨有沒有做我愛吃的!」

馮楓翻了個白眼說「有,敢沒有嗎?吃貨!」

肖磊傻笑道「嘿嘿,還是夏姨好。」

客廳……

夏琳摸着江川的手說「叫江川啊,好小伙啊!平常經常鍛煉身體嗎,體格真好,馮楓他在學校沒少給你們添麻煩吧!」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