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 連載中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

來源:google 作者:九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楓 江川 現代言情

馮楓:再一次看見自己喜歡了大半生的人,竟出奇的平靜,再一次回顧年輕真的幼稚的可笑,已經奔五十的老大爺不知道是老天作祟還是一場夢,讓我看看年輕時的自己錯的有多離譜,「江川就當從不相識吧,你歸於人海,我歸於自由,就算是夢我也要和你素不相識」江川:「我把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弄丟了,我找了好久,好久,就是找不到,他不要我了……」展開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章節試讀: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當儀器轟鳴般的響起,終於馮楓走了,馮楓回顧一生除了苦笑竟不知道算不算凄慘。

馮楓幻想過無數次死後人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也許是鬼魂,也許在死亡那一刻就消散在世間,可馮楓確實是一個鬼魂了,死後滿腦子都是以前的過往,紛紛擾擾的既清晰又模糊,從另一個視角看見的自己,馮楓只感到了害怕,什麼時候起自己變的那麼乾瘦,那麼老了,那麼的難看了…

馮楓跟着自己的屍體看見「他」被醫院的工作人員帶走,看見有護士再一次試圖聯繫馮楓的家人,兒女,朋友,哪怕僅僅是一個認識我的老夥伴,可是沒有,馮楓看見自己被大火焚燒,也算是晚年安詳吧!當一切塵埃落定時馮楓從人世間消失了,沒有人能證明馮楓存在過,醫院也沒有認領馮楓屍體的人。

當貨車把馮楓撞飛幾米遠,馮楓也只不過是一個不認真看紅綠燈的老頭罷了,其實還是蠻疼得,一瞬間像被抽筋拔骨直接疼暈了,要不是這副尊榮馮楓真的想罵人,真尼瑪痛,砸在地上,馮楓只感覺耳朵嗡嗡的,血大口大口的往外吐,模模糊糊的紅紅綠綠的燈光直閃,真疼啊…

沒想到還會醒來,馮楓只想說醫生真厲害,馮楓都可以好端端的站起來了,看見有個小護士馮楓趕忙去問她,「小姑娘,我能離開了嗎,我好像挺好的,沒有什麼地方疼了,胳膊腿都好好的,」「哎」「哎,姑娘」哪能想到,小姑娘直接急匆匆的從馮楓身旁快步離開,看姑娘遠去的背影馮楓想哪裡可以去問他們馮楓能不能離開,天都快黑了,別到時候在找不到家了,得趕緊給說一聲得走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護士站,大家好像都忙的腳打後腦勺,馮楓也不好意思打攪人家,靜靜的站在一旁,再等等吧!

隱隱約約的馮楓聽見兩個人在交談說一個老頭被撞的可慘了,到醫院的時候就不行了,想通知他的家屬結果手機里連聯繫人都沒有,哎,看着年輕女孩搖搖頭一臉難過的表情,也許想到了自己的親人也在經歷病痛的折磨,便悲從中來,聽不得別人遭受苦難,看着他們互相依偎在一起,馮楓感嘆到大家都在儘力,都在不盡人意,難啊!想想那個老頭怎麼能和馮楓一樣慘呢,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認領呢,馮楓看看自己說道「得快點找以後要常住的地方了,再一次感謝老天爺沒有把我收走,」馮楓向著西方雙手合十拜了拜。

終於有個小姑娘閑了會,馮楓忙跑到跟前說道「小姑娘,我是前面剛剛被車撞到的人,你看我還能行,沒少胳膊腿,應該可以出院的吧,家裡還有個沒吃飯呢,對了,你知道撞我的小伙在哪嗎?我給說一聲我就走了。」馮楓拿手在小姑娘眼前來回晃動,可小姑娘像看不見馮楓一樣,自顧自的和旁邊的同事說起話來,馮楓有點不高興怎麼可以這麼沒禮貌啊,馮楓伸手去碰小姑娘的肩膀,沒想到手直接穿過了肩膀。

馮楓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了。

馮楓看着自己的手還是不敢置信,嘶,電火石光間想起來原來自己都已經火化了,現在就剩灰了,獃獃的馮楓漫無目的遊盪在醫院周圍,在這裡幾天了,馮楓還是沒辦法適應腳不着地的感覺,馮楓剛開始都沒發現自己腳不沾地,其實都可以飄的,馮楓卻還是會一步一步的走,馮楓說應該很好笑吧,一個鬼魂學人走路,嘻嘻,馮楓也會蹦蹦跳跳的學殭屍一樣,就是還差一道符,不過看馮楓還是蠻高興的,畢竟沒人看到也算童心未泯吧,想幹嘛幹嘛!馮楓一直想牽着一個人,告訴他我還是喜歡走路時跟着石子走的,走一步向前踢一節,可是我老了別人看起來會很奇怪,也不能牽着你了。

馮楓又來殯儀館了,馮楓不知道**會不會找到江川,江川又會不會來帶馮楓回家,「怎麼也沒個伴啊,話說這麼多盒子,怎麼就我一個在這」馮楓轉念又一想還好沒碰到其他鬼,不然馮楓真的會被嚇的連魂都死了,哎,看不到鏡子,馮楓也不知道自己嚇不嚇人,是被車撞完就變了型的樣子,還是沒變型的樣子,反正看胳膊腿挺全呼的。

馮楓承認哪怕自己一個人走過了很多年,很多地方,馮楓還是無法釋懷自己一生都在愛的人不愛自己,馮楓用了接近十年去忘記一個人,用了二十年去愛一個人,馮楓在二十三歲知道什麼是愛,可當你愛的人不會愛你這註定就是悲劇。

平生一顧,至此終年。

只可惜馮楓都沒有好好為自己打理好身後事。

夜晚,馮楓站在天台上邊上,望向萬家燈火通明,雙腿直打擺子,連忙退下來,馮楓仔仔細細的回顧一生,可能活到馮楓這個歲數的人,估計都兒孫滿堂了,可馮楓臨了臨了連一個給馮楓埋土裡的人都沒有,也算是報應吧,馮楓的第一個二十年也算無憂無慮了,第二個二十年馮楓努力愛着自己所愛之人,還沒到第三個二十年就已經天人永隔了。

馮楓時常想起馮楓一眼就看上的人,那是真好看,就像星星似的,閃閃發光,馮楓知道配不上他,可馮楓就是想靠他近一點。

其實現在想想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午後,一個膽小又自卑的男孩對一個陽光又帥氣的男孩動了心,那天下午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兼職沒有課程,偏偏就是有搗蛋鬼不知道為什麼大熱天的要吃什麼麻辣燙,馮楓躺在床上真的超級不想動,叫什麼名字馮楓居然都記不起來了,如果放到現在的馮楓真的想把他腦袋打到肚子里,想吃不知道自己買,還要跑那麼遠,不知道別人也很累嗎,騎的電毛驢被馮楓開到飛起,總算有了那麼一絲涼意,就那麼一個拐彎,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一個男孩子,「嘶」看着那個男孩抱着退不住的吸氣,馮楓慌的站起身,馮楓顧不上自己身上的疼,「對不起,對不起,你還好…」馮楓怎麼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是個顏狗。

年輕時候是真的好看啊,劍眉星目,濃眉大眼的像能把人吸進去似的,高挺的鼻樑,厚薄適中的嘴唇,稜角分明的臉龐,馮楓總是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其實就像現在大街上隨處所見的小男孩一樣,陽陽光光的帥帥氣氣的男孩一樣,隨便打扮一下都很酷,馮楓怎麼就能愛幾十年呢,馮楓感慨到還是很狗血,還是很後悔,如果沒遇到,如果馮楓那天沒有去幫室友買東西,如果馮楓開慢點,會不會就不撞到江川,會不會他們就像尋常的路人一樣擦肩而過,而現在的他們會不會也和周圍的人一樣按部就班的到了年齡就結婚呢?晚年時兒孫繞膝呢?哪怕馮楓拚命的想忘記他的那十年,馮楓還是沒辦法釋懷自己愛江川二十年的事,馮楓想,如果能重來,馮楓一定不會遇見他…

馮楓突然累挺的慌,罷了,罷了,任何人都有遺憾,只是有些人不喊疼罷了,幾十歲的人了,馮楓還是守馮楓的骨灰盒來的好,緬懷什麼過去,馮楓慫唧唧的嘀咕着「艾瑪,下次不來天台了,真高。」

夜晚,馮楓又晃晃悠悠的遊盪在醫院周圍,看着形形**的人,醫院是一個可以讓人看盡人間百態的地方,有人忙着生,有人忙着死,有人生不如死,也有人死裡求生,醫院的牆壁比教堂聽過更多虔誠的祈禱,在這裡人們只求健康平安就夠了。

馮楓又知道了一個作為鬼魂的好處,就是可以不用睡覺,天知道上了年紀的人覺本來就少,晚上睡不着,白天沒精神,現在好了,也感覺不到累,也挺好的。

好多天了馮楓還是在這飄着,不知道像馮楓這樣的人能不能投胎,能轉世嗎?

馮楓一輩子算不上什麼好人,可馮楓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啊!

馮楓想見見馮楓的媽媽,能見到嗎,哪怕成為鬼,馮楓還是希望最後見一面家人……

還記得她當年給馮楓說的最後一句話「小楓,你別走了,你會後悔的,算媽求你了,」馮楓每一次想起時,總是恨不能揍死那時候的自己,心疼啊!剜着剜着的疼,馮楓怎麼會為了一個男人連最愛自己的人都不要了呢?

原來死了馮楓還是會後悔,馮楓總是學不會釋懷,可能是馮楓執念太深了,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老天爺就是讓馮楓不好受,哪怕死了也要煎熬的過每一天。

後來馮楓求而不得的愛,也被人摔進泥里,看一眼都嫌臟,好幾年馮楓都在想為什麼江川可以讓馮楓那麼那麼的喜歡呢?

隨着年齡大步提升和閱歷的小步提升馮楓知道了,原來是馮楓的愛為江川渡了一身金,才使得江川在馮楓眼裡耀眼奪目,再也沒有什麼讓可以馮楓留戀的,此後的好多年馮楓再也沒有見過江川,馮楓開始了旅遊,馮楓精打細算用着每一筆錢,走哪算哪,馮楓漫無目的走過山川,河流,燈火通明的城市,歲月靜好的小村莊,也遇見好多人,見過好多事。

走的累了,馮楓也就不再走了,馮楓定居在一個小縣城裡,一個月房租三百多,捉襟見肘呀,馮楓找了一個可以養活自己的活,在一個小區當保安,挺好的,也不累,那時候馮楓一定會是別人眼中奇怪的大叔,馮楓總是一副倦容,低着頭,哼着沒人聽過的小調,就那麼走着,會因為看到掉落的樹葉而停下腳步,偏着頭思索好半天,也會在雨天悠閑的仰起頭,任憑雨水打在臉上。

馮楓從不和其他人交往,馮楓總是說著說著就走神了,再回神時早已散場了,想想當初好歹也得交個老朋友啊,也不至於現在連個看馮楓的都沒有。

馮楓又坐在了天台上,就數這裡最安靜了,馮楓看着天上的雲聚了又散。

在馮楓死後的第十五天時,**帶來了一個人,看着肖磊,馮楓久久不能平靜,哪怕馮楓一直一直沒有消息,也好過對肖磊而言見到只剩一捧灰的馮楓好的多啊!

看肖磊接過那個黑盒子好像瞬間兩又老了好多,於馮楓而言,馮楓最怕打攪肖磊肖磊了,也最怕肖磊讓難過了,可馮楓現在只能靜靜的看着他老淚縱橫,束手無策。

「嘿,楓子,你又搶我作業,快還我,我還沒寫完呢,寫完再給你好不好」「不是吧,又被揍了,走,去我家先吃飯,完了我再帶你去給阿姨道歉」「楓子,誰欺負你了,你給我說,看我不把他揍得他爹媽都不認識」「楓子,聽說你小子鐵樹開花了,是誰這麼有幸被我們楓子看中了」「楓子,乖,你聽話,你們不合適,別把阿姨氣壞了」「馮楓,你要是敢走,我這輩子就沒你這個兄弟」「楓子,阿姨要不行了,你回來看看她吧」「馮楓,自今天起你我兄弟恩斷義絕。」

往事一幕幕浮現在馮楓眼前,那個與馮楓一同長大的少年,圓圓的臉蛋上總是帶着一副頑皮的神色,眼裡帶着笑意的男孩子,現在也變老了,真想好好的抱抱肖磊,告訴肖磊,別難過,馮楓只是去下一個旅途了,肖磊能來看馮楓,馮楓就已經知足了。

肖磊帶馮楓回家了,馮楓最終也沒有等來馮楓愛了好多年的人。

一路上看着肖磊不曾睜的眼,馮楓知道又一次讓肖磊難受了。

肖磊的手一直撫摸着那個裝着我的黑盒子,對肖磊而言面對馮楓的死亡打擊應該很大,馮楓曾經有過好多次想回去見見他,可沒有臉啊!

有一個女孩子看着肖磊道「爸,你別太難受,有什麼你說出來,別憋在心裏,身體會吃不消的。」

肖磊只是搖了搖頭,不言語。

到回家的路上馮楓才知道原來馮楓離家這麼遠啊,整整4000公里,看着肖磊處理着馮楓的後事,馮楓有在好好的跟他道別,馮楓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消失,馮楓去看了媽媽,去看了以前的家,去看了以前經常走的小路,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馮楓看了好久……

由於是普通的交通事故,**也只是走了一個程序,便不了了之了。

肖磊也沒有收補償款。

等到下葬的那一天時,天氣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看着老友一瞬間馮楓居然也捨不得離開這人世間。

送馮楓的有肖磊和她女兒,算可以了。

隱約間看見一個穿着得體的中年男子急步走來。

看見來人時,馮楓以為他們彼此這輩子不會相見了,沒想到最後還是見到了,江川在人世間,而馮楓成為一種即將消散的形態存於人世間,江川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他們都成了糟老頭子了,江川只是被歲月打磨的更加成熟穩重,更加溫文爾雅了。

馮楓為什麼會這麼平靜呢?

馮楓應該跳起來大罵這個負我大半生的渣男,馮楓應該狠狠地胖打一通的。

好的,馮楓終於直視江川,馮楓可以告訴江川「你看,江川,我不愛你了,我熬過來了」,可惜江川聽不見。

看着江川被肖磊一巴掌,馮楓興奮道說「打的好,再來幾下」

肖磊和江川對峙着,馮楓怕肖磊吃虧。

「你來幹什麼,你有什麼資格來,你立刻離開,我想馮楓應該也不想看見你,」肖磊氣憤的說道。

江川只是靜靜的看着馮楓的墓碑。

雨還是下下來了……

肖磊看着江川「你害他還不夠慘嗎,現在他死了,他放過你了,你就不要再打攪他了,讓他安安靜靜的去吧!」

突然馮楓就來氣了指着江川破口大罵「你江川憑什麼到現在都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哪怕我當初再卑微,你憑什麼現在還一副施捨的樣子,當初你發現我喜歡你時,你為什麼不拒絕我,為什麼要答應我,當初你明明知道我是錯的,你為什麼還要帶我離開,是你說我會一直陪着你的,是你說你也愛我的是你說不會離開我的,我把自己交給你時你答應了的,你親手把我毀了,你應該很高興吧,畢竟你人生中唯一一個劣跡斑斑的人消失了,你這個無恥的混蛋,現在來幹嗎呢?」

馮楓沒辦法釋懷,看着江川好好的馮楓真的好後悔。

馮楓明顯感覺到身體越來越透明,終於馮楓也要離開了,只是希望下輩子……沒有下輩子……

《重生後他居然是個大情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