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年代,帶着萌娃種田養家
重生年代,帶着萌娃種田養家 連載中

重生年代,帶着萌娃種田養家

來源:google 作者:筆尖上的舞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成蹊 現代言情 鍾成耀

醫藥天才女總裁,一覺醒來穿到了七零年代!剛醒房子就被燒了,身無分文紅薯都吃不起,帥氣丈夫還是個傻子!這什麼破開局!種木耳,種藥材,攆債主,蓋瓦房,從村裡狗都嫌的傻村姑,變身為造福全村的大英雄考大學,拿文憑,做葯膳,辦藥廠,從吃不上飽飯,到富甲一方良心企業總裁七十年代苦歸苦,夏成蹊就不服輸,一拳一腳打出新天地!展開

《重生年代,帶着萌娃種田養家》章節試讀:

夏成蹊突然想到,這裡重男輕女好像挺嚴重,但這麼點事情就能讓夏成蹊退縮嗎?當然不能!

夏成蹊在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用實力告訴那些人,被小瞧的人打臉是有多疼!

雖然立下雄心壯志,可忙活半宿累的不行,不但渾身難受,肚子也餓的直叫喚,夏成蹊揉着餓的凹下去的肚子,不由得在心裏吶喊。

啊!好餓啊!明天說什麼也要想辦法吃頓好的,最起碼要吃肉!吃肉最好了,肉肉最好吃……想着想着夏成蹊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成蹊被各種聲音吵醒了,有狗叫有雞叫,還有不知名的鳥在窗戶外面吱哇亂叫。

夏成蹊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就聽到昨晚的老婦人在院子里尖着嗓子咒罵。

「你個沒用的死丫頭,喊你這麼半天都不動換,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起床,還以為你死屋裡了呢!雞都叫幾次了,還不起來幹活,在這裝什麼睡呢!快去把院子掃了,水挑了,衣服洗了,就這點事兒還要我告訴你啊!我那屋炕都涼了也不想着給奶奶添柴,你是要凍死我啊?一大早起來連個熱水都沒有,也不知道燒,一天天就會吃閑飯的賠錢貨!」

經過一夜記憶回溯,夏成蹊已經知道昨晚的小老頭跟老婦人就是原主夏成蹊的爺爺跟奶奶了。

這個乾瘦的爺爺姓胡,是個倒插門女婿,一輩子被夏家村人瞧不起,所以一家人還是隨她奶姓夏,也是村子裏的大姓。

她奶奶是夏玉蘭,據說還是什麼夏氏家族的大小姐,雖然那都是老黃曆了,但是這個夏老太還是端着大小姐的架子。

家裡的活計從來都是動嘴讓別人來做,自己明明五十來歲,就特別願意別人喊她天生奶。

天生就是四嬸家的男娃夏天生,也不知道那個小霸王一樣的混球哪可愛了,反正夏老太就是稀罕。

且不說那些了,這一大早被夏老太連珠炮似的數落讓夏成蹊有點懵,迷迷糊糊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站到門口看看外面的天。

這也就剛蒙蒙亮的樣子,村裡哪有人家生火的,夏成蹊鄙夷的回頭看了一眼原主刁蠻的奶奶,不屑的眼神似乎激怒了一身緞子花襖的夏老太。

「還傻站着幹什麼,快去挑水燒起來啊!」

夏老太更近了一步用手肘懟了夏成蹊後背一下,別看這老太婆不幹活,懟人還挺有勁,夏成蹊腳下一出溜就來了個趔趄。

許是對夏成蹊家人接觸的更多,原本夏成蹊的記憶就能更多回憶起來,被夏老太一拐,原本那個夏成蹊的童年記憶湧出來。

也是這樣個天氣,甚至更冷一些的時候,才十來歲的夏成蹊也是要早起去挑水,結果因為吃的差個子小,好不容易挑來的水全撒到了正屋大門口。

夏老太剛一出門就摔了個四仰八叉的大屁墩,可能摔着尾巴骨了,爬也爬不起來,手腳亂蹬的樣子活像一個老王八翻殼。

想起那畫面,夏成蹊一時沒忍住噗呲笑出來,看着不但沒動還傻笑的夏成蹊,夏老太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了,抓起旁邊的笤帚疙瘩就打,一邊打還一邊罵。

「你個賠錢貨,讓你嫁個傻子沖喜,這傻病還傳染了!」

夏成蹊對原主這個奶奶本來就沒啥好感,但是要讓她干出打老人的事兒,夏成蹊還是干不出來的。

而且她真把老太太打了,這個家也就沒辦法再呆了,眼下新房燒了,連個落腳地都沒有,還不適合撕破臉,就這麼一走神兒的功夫,身上挨了好幾下。

花棉襖也就一層破棉花,老刁婆也是打人打習慣了,下手極重,噼啪幾下棉花亂飛,夏成蹊疼的倒吸好幾口冷氣。

剎那間夏成蹊權衡利弊了一下,打不過就跑唄。

夏成蹊瞅准機會一伸手,從夏老太手裡奪下掃帚,揚手往房上一扔就跑。

老刁婆氣的就在後面追,一大早這院子里就開始了雞飛狗跳。

夏成蹊仗着年輕,身體靈活,刁婆子抓了幾下沒打着,反倒是腳下一滑跌進了豬食槽里。

酸臭豬食帶着冰碴子,把刁老太婆疼的哎呦哎呦直叫喚,夏成蹊回頭一看,笑的更大聲了。

可能院子里的聲音吵醒了西屋的人,就見西屋門一開,探出一個腦袋。

夏成蹊一看,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姑娘,眉清目秀的,還扎着烏黑的大辮子,看着夏老太摔倒了,趕忙縮回腦袋喊人。

「娘,姥姥摔倒了!」

「啊?我媽摔了?咋回事。」

一個長得像從夏老太模子里摳出來的年輕女人從西屋裡沖了出來,也是扎了兩個辮子,其中一個還沒紮好,正掐着最下面套皮筋,一看夏老太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喚,趕緊也喊屋裡的。

「梁山,梁山快來幫我一把,娘摔了。」

緊接着,一個平頭大高個穿着藍布衣服從屋裡出來,幫着年輕女人一起把夏老太從地上扶起來。

夏成蹊想了想,記憶中他們是姑姑一家,年紀相仿的姑娘就是處處都壓着自己一頭,但其實就比自己大五個月的表姐梁秀秀,跟夏老太一模一樣的就是姑姑夏桂花,平頭大個兒是姑父梁山。

正想着,又出來一位身材曼妙的少婦,雖然並沒去扶夏老太,但是手裡的毛巾可是幫夏老太好頓擦,嘴裏也沒閑着。

「哎呦媽,你怎麼這麼不小心,你看看這髒的,嘖嘖嘖,快回屋,當心着涼。」

這女人實際的活沒幹啥,但是話說的漂亮,夏老太緩了緩神,想起來夏成蹊,用手指着夏成蹊的鼻子。

「你,你……」

還沒等夏老太再說什麼難聽的話,夏家大院的門被人敲響了,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夏忠是住這嗎?」

夏成蹊想了想,夏忠不就是自己那個瘋爹的名字嗎,原本自家是住這,後來讓夏老太把自己一家安排去了山腳老宅。

夏老太讓四叔一家人住了他們家原本的一間,四叔一家四口住了兩間屋子,美其名曰照顧病人。

剛才說漂亮話那個就是四嬸兒,人倒是挺漂亮的,就是帶着一股子妖氣。

夏成蹊看着大門的方向往柴房退了兩步,也不知道爹都瘋了為啥還有人找,而且這一院子的大人,還輪不到自己一個小姑娘出頭,先靜觀其變。

昨晚的小老頭也從屋子裡出來,老棉襖外面還披着個軍大衣,不耐煩的問了一句。

「誰啊?」

胡老頭拉開了大門,門口還不是一個人,能有五六個男的,看着不像好人,都是一臉的橫絲肉,梗着脖子,流里流氣,穿着也是啥色衣服都有,不乾不淨的。

站在前面的一個小個不高,叼着個煙捲,見有人開了門,三角眼往院子里掃了一圈,又問了一遍。

「夏忠住不住這兒?」

《重生年代,帶着萌娃種田養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