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妖帝和毛毛蟲更搭?!
重生:妖帝和毛毛蟲更搭?! 連載中

重生:妖帝和毛毛蟲更搭?!

來源:google 作者:阿狐星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洛 奇幻玄幻 阿狐星星

【人獸合一+修鍊升級+復仇】妖族大帝殘魂投生人界少年,與上古洪荒螭蟒相融修鍊秘法升級,吞妖龍九鳳輔助進階,御深海巨鯤為將,煉鬼王作金丹,衝破修仙天花板,一路殺上九天宇宙統領萬族可到頭來卻發現,在這個看似臣服的平行空間里,藏着一個更大的秘密……展開

《重生:妖帝和毛毛蟲更搭?!》章節試讀:

楔子

暮春,粉色鶯尾花漫天飄飛的季節。

夜洛躺在妖神山上的絕壁懸崖。

寒氣逼人,冰冷刺骨……

懸崖下,萬千妖兵嘶吼翻飛。

兵器與兵器碰撞的巨大聲響,如海潮一波緊似一波,不斷衝擊着他疼痛萬分的耳膜。

嘴角湧出的鮮血,在突出的石岩上綻開一朵又一朵永不凋謝的黑色花朵。

那花與鶯尾花,交織成一張鋪天蓋地的網,朝夜洛兜頭劈下。

他用力睜大的眸子里,如墨般漆黑的天空投下無數金色或白色的影子。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世界突然暗了下去。

—————————————————————————————————————-

綠野繁花遍,紅日浮雲起。

人間幾多盛況,今日祭春禮更添風情。

葉落手握一柄玉竹摺扇,獨自在浮光郡城裡徘徊獨行。

城中家家戶戶,門前掛起蘆葦。

添上幾朵野花,以示對即將失去的春風的懷念。

人界習俗,祭春這天都要去城外不遠處的雙桂山春社祭春神。

看街上人來人往,都擠向祭神的方向。

葉落微微笑了笑,順着人流的方向走去。

頭頂不斷有什麼東西呼嘯而過的聲音。

葉落抬頭,正好被一截衣袖拂過冰涼的臉頰。

一陣花草的清香瞬間籠罩全身。

「落哥哥!」一聲清脆的叫喊聲在葉落頭頂響起。

葉落抬頭,見一位身着粉白相間連衣仙裙的少女,正在他頭頂衝著他笑。

映着春日暖陽,讓葉落有些晃神。

「鏡兒,怎麼又偷偷溜出來了。」

葉落輕笑一聲,用手遮住湛藍天穹投射下的斑駁日光。

「你還說呢!」

少女嘟了嘟嘴,驅使座下流光溢彩的星斑彩蝶緩緩降落在葉落面前。

她隨即收了靈獸,湊到葉落身前。

「今日春祭,族內成年男子都要參加一年一度的覺醒力測試。」

「族長找遍了鹿台山都找不到你,只好讓我出來尋你啦!」

葉落看着少女嬌俏的面容,隨即轉頭,眉心微動。

「他們自有他們的樂趣,我何必湊那個熱鬧。」

少女嘆了口氣,拉了拉葉落的衣袖,「落哥哥,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不會告訴族長的。」

她看了看來往的人群,開心地笑着。

「落哥哥要去雙桂山春社嗎,我也一起去好不好?」

「離鏡妹妹,你真的不必事事為我考慮,為我擔心。」

「我已經二十歲了,自有我的打算。」

「聽話,快回去跟族長復命吧。」

葉落摸了摸離鏡的頭,嘴角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輕笑。

離鏡眼珠轉了轉,而後失望地別過臉去。

「落哥哥是不想鏡兒跟着你,覺得鏡兒很麻煩,對不對?」

葉落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怎會?咱們從小在一塊兒長大,比親兄妹還親呢。」

「我只是擔心族長找不到我們兩個,會生氣的,那就不好收拾了。」

離鏡狡黠地一笑。

「沒關係啦!反正我經常偷偷溜出來玩兒,大家都知道我的性子,不會怎樣的。」

「何況今天是族內盛會。」

「那些個還沒有靈獸的男生,都指望今天能通過測試擁有自己的靈獸呢。」

「族長忙得不可開交,哪裡會留心到我們。」

「好啦,」葉落笑道,「我說一句,你倒搬出十句來了。走吧,去祭神殿逛逛!」

離鏡聞言,開心地原地轉了個圈。

星斑彩蝶於無形中凝聚而成,花草清香再次充盈四周。

「落哥哥,來,坐上來,我帶你抄個近路!」

不等葉落回答,離鏡一把扯過葉落的手將他拉了上去。

星斑彩蝶頓時化作一陣清風飄然而去。

這樣的靈獸,也只有離鏡這樣身份的人才能夠擁有吧,葉落在恍惚中想。

不肖半炷香的功夫,兩人便已來到雙桂山春社殿前石梯子下。

周圍人潮湧動,交談聲、說笑聲此起彼伏。

附近還有算命的「神算子」在那裡裝模作樣的摸骨看手相。

石梯旁,一株大榕樹上懸掛的無數祈福絲帶隨風飛舞。

「落哥哥,你看,好熱鬧!」離鏡興奮地左看右看,對什麼都充滿了好奇。

葉落看着這個活潑可愛的妹妹,生怕她一不小心走丟。

他只好拚命擠過擋在身前的人群,儘力跟在她身後。

春社祭神的鐘聲適時響起,渾厚的聲音透過雙桂山重巒疊嶂,響徹天際。

「嗡……」

離鏡興奮地拉着葉落往祭神殿內擠去。

「落哥哥,快些,不然擠不進去,又得等下一波了!」

「慢些慢些!喂!我的髮帶都鬆了!摺扇!摺扇掉了!」

好不容易擠進大殿內,葉落早已衣衫松垮,漆黑如墨的長髮披散在身後。

喘氣的瞬間,葉落抬頭望向殿前的泥塑神像,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霎那間,無數畫面交疊浮現,一個又一個,連續不斷。

如沙漠中蒸騰而起的霧氣,清晰如斯卻無法握住。

霧氣緩緩彌散在烈日當空,隨氣溫化作虛無……

「王,神界攻破甬道,就快殺進來了!」……

「……洛,洛!快走,帶着蝕!千萬別回頭!」

尖利刺耳的聲音劃破記憶長空,爭先恐後的要從葉落的耳朵里,眼眶中……

從他身體里每一個毛孔中刺出來。

轟然一聲,所有畫面崩塌滯盡,一張詭異扭曲的面孔,不斷在葉落張大的雙眸間浮現。

面孔逐漸真實,連臉上那道長及下巴的紋路都清晰可見。

「可笑的妖帝。」

……

葉落「嗵」一聲跪了下來,雙手使勁捶打快要炸裂的頭,驚恐地張大嘴卻發不出聲音。

他的眼神不斷閃躲着,披散開來的長髮,散落在大殿冰涼的地板上。

他身軀蜷縮,與高高端坐的金漆神像相比,狀如螻蟻。

「落哥哥!」離鏡飛至葉落身邊,趕走身旁還在不斷擁擠的人群。

「落哥哥,你還好嗎?」

黑潮般的回憶逐漸褪去,葉落痛苦地在地板上撞着自己的頭。

剛才那是什麼?是誰在失聲尖叫?

那張臉又是誰?為什麼會和神像如此相像?

還有那場莫名的戰爭……

葉落沒有察覺,他的周身瀰漫而起迷離的霧氣。

霧氣是詭異的紫色,盤旋着,裊繞着。

周圍的人群都被嚇得退去,在葉落和離鏡周圍留出一圈空白。

「這個人怎麼回事?冒煙了?」

「快跑!有妖怪!快快快……」

「我們八方村什麼時候出過妖怪?」

「這個人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是不是鹿台山上的仙人啊?……」

離鏡大驚失色,這怎麼可能?

葉落現在展現出來的氣息已非常人,但……但他是個連自己的靈獸都沒有的平常後輩啊!

別說靈獸了,他連一隻動物都不敢養!

離鏡癱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葉落。

過了好一會兒,她試圖用手去觸碰葉落,卻被那騰起的霧氣灼傷了手指。

她連忙縮回了手,立刻起身,喚起體內靈魄涌動。

腦海中一隻星斑彩蝶盤旋而起,逼出萬丈光華。

離鏡的指尖,一股極細的氣流緩緩釋放出來,想要覆蓋葉落周身的紫色霧氣。

不想那霧氣反倒愈加上涌,將離鏡指尖的氣流盡數吞噬。

離鏡像是受到極大衝擊,踉蹌一步往後退去,嘴角一絲鮮血流出。

葉落毫無意識地抬起頭來。

他那雙深邃的眸子此時已變為寶石般的藍,幽幽地映射着大殿里的人影和畫面。

「殺……」他喃喃自語,「殺……殺光你們這些叛徒,殺……」

猛然間,整座神殿搖晃起來。

房梁和牆壁上大塊灰塵和石塊紛紛掉落下來,殿內的人都尖叫着湧出殿外。

大殿安靜下來,像從來沒有發生過震蕩。

只有散落在地板上的磚石殘渣,還在不斷的鬆動。

葉落低垂着頭,緩緩站了起來,周身的紫氣越來越濃。

端坐大殿正上方的神像不再安靜地注視這一切。

一陣瓦礫石塊掉落的聲音響起,石像背後滲漏出絲絲金光。

漏出的金光越來越多,越來越刺眼。

石像漸漸被一個巨大的光球覆蓋。

一個人影從光球中踱步而出。

他以金冠束髮,身着一襲水藍色長衫,步伐果決,氣勢凌厲。

「嗯?」來人走近葉落,盯着他觀察了一會兒,發出一聲疑惑的嘆息。

葉落雙拳緊握,周身紫氣騰一下衝天燃燒起來。

來人嗤笑一聲,手臂輕擺。

瞬間甩出一道毫無察覺的氣波蕩漾開去。

葉落悶哼一聲,往後飛出數十步,撞到大殿磚牆上,而後滑落在地。

「你是哪來的東西,可知我的身份?看你體內一股妖邪之氣,修的定是歪門邪道。」

來人扯起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嘲諷道。

「方才我路過祭神殿,本想來湊湊熱鬧。」

「居然被你這個小癟三攪了小爺我的興緻,你說這事兒怎麼才算了了?」

「不許欺負落哥哥!」被葉落紫色霧氣反噬受傷的離鏡此時艱難地站了起來。

她捻起手訣,身旁一股花草香漸漸縈繞,只是氣味淡了很多,也不十分清新了。

「喲,哪來的小美人!」那人嬉皮笑臉地湊近離鏡。

「這是什麼神奇的功法?讓哥哥我也瞧瞧!」

「閉嘴!」離鏡嬌弱的身軀顫抖着往後退去。

她精緻的臉龐露出一絲驚慌,手訣姿勢卻穩得出奇。

「你……你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嗯?有趣!哥哥我就喜歡這樣野的丫頭。」

那人愈發放肆,綠豆大的小眼眯成一條縫,伸出手去捏離鏡的臉。

離鏡厭惡地別過頭去,忽閃的大眼睛裏閃過一絲寒意。

離鏡正欲出手拚命,卻見葉落忽地離地而起,飄在半空。

他周身的紫色火焰不再,卻另有一股力量滲出體外。

大殿內頓時業火四起,將殿內空間焚至昏慘無光。

「什麼人,吵我美夢!」一聲蒼古遼遠的怒吼自葉落體內迸發。

那聲音震天撼地,直將五臟六腑都捏碎。

來人驚異至極,臉色瞬間鐵青,「……荒……荒獸?」

「算你識得。」吼聲再起。

來人用力踏步,腳下生風。

他雙手在空中畫出虛空一卦,那卦竟隱隱透出黑氣。

來人氣波運起,推動那一卦劈頭便打。

「小爺管你什麼獸,沒實體的東西,去死吧!」

黑卦破空擊下,卻生生被阻在半空。

周圍的空氣被強烈的衝擊震蕩出萬千波紋。

嗡地一聲散向四周,碎裂開去。

一張水氣氤氳的巨大身軀,擋在葉落和黑卦之間。

旋即,一聲低沉狂吼響徹天穹。

黑卦裂開一絲絲細紋,不斷顫抖,最終崩碎,反衝力將來人擊飛。

他以極其詭異的姿勢從空中滑落,狠狠砸在地面。

「……你!」

來人嘔出一口鮮血,頭上的金冠散落在地,衣服炸裂,好不狼狽。

他狠狠地掃了葉落和離鏡一眼,咬牙切齒。

「你們兩個人不人妖不妖的東西,小爺我可不是好惹的!既然要打,我奉陪到底!」

說完,他將身體一轉,運起氣流,騰空衝出殿外。

葉落身前的巨大身軀,也緩慢收縮,鑽入他體內,沒了動靜。

《重生:妖帝和毛毛蟲更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