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攻略表哥手冊
重生之攻略表哥手冊 連載中

重生之攻略表哥手冊

來源:google 作者:馬鈴薯黃燜雞好好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錦 古代言情 白九灜

南錦帶着任務重生了任務:幫助白家表哥登上帝位,飛升真龍天子之位失敗:灰飛煙滅她再次降生,西玥玥的佛光照進了將軍府,她成了將軍幺女,萬千恩寵於一身的存在一指婚約,她成了他命定的太子妃待她及笄之日,倭寇進京,昏君棄城而逃,南將軍攜一妻一子,死守西玥城三日後,援軍到達,南家三人以身殉國,滿門忠烈再後來,她背起了父兄的責任,執掌將軍印,南家軍名震八方,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九哥,那就祝你和熙禾公主,一杯到白頭」她的任務完成了在他的新婚宴上,她看着白家表哥,喝下了那杯毒酒,心也跟着痛死了過去就這樣吧「阿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就算翻遍這閻羅殿我也要把你搶回來」閻王爺看着面前墮入魔道的少年,搖了搖頭「你這又是何苦?拿自己的真龍血跡換了與她的同生同死羈絆的命數,我說了她是天煞孤星,留不得」「倘若我要留?你又能拿我如何?」「本君就踏平你這小小的閻王殿」「奪回我命定的太子妃!」重生女將軍和桀驁不馴太子爺的愛恨情仇,雙潔,雙強「本王的女人可不會那麼弱」展開

《重生之攻略表哥手冊》章節試讀:

南錦就這麼死了。

她心裏也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不哭也不鬧,安安靜靜的吃完自己的最後一頓飯,和她身旁的那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南錦是個苦命人,出生在普通賣魚翁家中,娘親去世的早,爹又娶了後娘。

不是有一句話說得好,寧願跟討飯娘也不跟當官爹,這話也是有道理的。

果然有了後娘就有了後爹這話也不假,後娘進門又生了一兒一女,這樣子又有老婆孩子熱炕頭。

誰還記得這個可憐巴巴的人,時間長了爹也不是自己的爹了。

後娘的枕邊風一吹,自己的地位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後娘登堂入室,把南錦親娘的東西全部一股腦扔了出去,覺得晦氣的很。

南錦擦乾眼淚,默默的撿了幾樣衣物回來,也算是給自己留了個念想。

一家人就當她是街邊的小貓小狗,每天給幾口飯吃續着命,當然也不是白吃飯,得乾沒完沒了的活,不然連飯都吃不上還得挨一頓打罵。

每每這個時候她就會想,如果娘親還活着就好了,自己的孩子只有自己疼。

這人世間到底什麼才是溫暖呢?

這也是她常常思考的問題,可是也思考不出個什麼所以然。

好在她心態好,什麼事情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煩心事一會就忘了,養成了這麼個沒心沒肺的性子。

南錦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磕磕巴巴的活到了十八歲,本想着年紀也大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偷溜出門遠走高飛。

誰知道西玥城的天就這麼變了。

皇帝老兒突然就要不行了,太后也是病急亂投醫,聽了那什麼勞子國師的話,要娶妃沖喜。

還非得要剛滿十八歲未經人事的處子,更是下了血本,貼了皇榜願意進宮做妃子就是十萬兩白銀,上到權臣貴女,下到平民百姓都可以進宮為妃。

這尋常疼女兒的人家,哪敢要這個買命錢?

這進了宮,生死先不好說,就說那皇帝老兒年過半百,要這如花似玉的姑娘沖喜,這不是糟蹋人嘛,躲都躲不贏,生怕查到自己家。

這權臣也是怕的很,這裏面的水到底多深都清楚,這富貴不要也罷了。

一時之間,整個西玥城的適婚少女都趕緊的定了親,那些比較急的人家更是這幾天就完了婚。

只有南錦的後娘在西玥城下,看完這皇榜心裏歡喜的緊,自己名下又不止一個女兒。

一不做二不休就揭了那張謀財害命的紙。

後娘揭了這皇榜可是紅了眼。

十萬兩白銀,這可是十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兒子娶媳婦蓋新房的錢,女兒的嫁妝錢這不都有了嗎?

自己還可以把現在住的小破地方給倒騰倒騰,買幾個婢女回來,也過過富貴人家夫人的癮。

回去和老頭兒女商量了一番,都覺得這主意不錯。

「咱們又不是害了大姐,進了宮那可是妃子嘞,搞不好能混個什麼貴妃噹噹,咱們臉上到時候也有光。」

胖嘟嘟的兒子嘴裏振振有詞,他腦子笨,家裡非強制供着他讀書,指望着他能夠考取功名出人頭地。

索性他就藉著讀書這名義,找家裡索要錢財吃喝玩樂,這體格子比南錦大了兩倍之多,活活像一隻行走的肉牆。

「哥哥說的不錯,把大姐送進宮這不比在家裡強,吃得飽穿得暖,這是享福去了咯,咱們也是為了她好。」

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女兒,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模樣,也嬌滴滴說著。

好像自己是位大善人一樣,怎麼說都是為了南錦好,心裏可在算計着什麼時候能把昨日鋪里看上的珠寶首飾收入囊中。

「當家的,我說的沒錯吧,怎麼會害了大丫頭呢?再進了宮做妃子,那可就是娘娘了,享福的很。」

你一言我一語,早就黑了心肝的賣魚翁也不再留戀亡妻的最後血脈。

就這樣後母一錘定音就這麼定下來了。

隔壁屋的南錦不知道自己就這麼無形中被賣了,她還在幻想着以後的美好日子。

她想去看看西玥城外的世界,看看高山看看綠林,一切都是美好的。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當她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她已經在皇宮冰冷的秀女閣,和那些目的不一的女人關在一起。

是昨天晚上那杯酒有問題?

她還是決定說出來,自己想要出去闖蕩一番的想法,畢竟偷偷摸摸的離開,日後也不知道她們會怎麼樣編排自己,做人得光明磊落這也是娘親告訴她的。

南錦以為是自己的真誠打動了他們,也或許是看在自己這麼多年為他們當牛做馬的份上,終於願意放自己一馬。

他們為她備上了迄今為止她吃過最好的飯菜,還早有準備似的給她換上了一身新衣裳,她本質上就是容易滿足的人,這頓飯菜能讓她感受到家的一點溫情,她很迷戀這種氣息,或者是這就是她一直在追尋的東西。

飯桌上,後母一直在和她說自己的這些年對她的不好,一直在和她道歉,連那最飛揚跋扈眼睛長在頭頂的繼妹也願意和和氣氣的和她說著話,這一切都是南錦夢寐以求的。

所以後母遞給她那杯酒的時候,她想都沒有想就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哪怕她並不會喝酒,也不好拂了後母的面子。

她很快的的就暈了過去,幾個人動手把她裝在麻袋裡,和事先說好話的嬤嬤定了位置,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一家人拿着鼓鼓囊囊的錢袋離開了。

南錦變成了貨物一樣被賣進了宮裡,和家裡不同的樣子,這裡更像是一座圈養金絲雀的華麗牢籠。

她起初是麻木的,可人啊,好死不如賴活着,這也是娘親留下的為數不多的道理。

南錦想着只有活着,遲早有一天可以逃出宮,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隨遇而安,她這麼勸慰着自己。

只不過沒想到,好日子居然這麼短。

進宮的第二天,她和一同被送進來的十幾位姑娘,穿着喜服帶着紅頭蓋,在一片敲鑼打鼓中嫁給了皇上。

實際上皇上已經卧床不起,並不能對她們做什麼,連拜堂都是找的一隻國師驗過的大公雞替過的。

南錦倒是覺得沒什麼,進宮兩天吃好喝好,又不用幹活,也不服侍那皇帝老兒,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只不過好景不長,也沒過上幾天安生日子,皇帝老兒就駕崩了,宮裡亂作一團,到處都是哭泣哀嚎聲。

南錦對這見都沒見過面的人怎麼可能產生感情,她感受不到她們的痛苦,只是嘆了口氣,還不知道這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可能最不濟就是被打入冷宮?

可能吧,戲文上反正是這樣子寫的。

事與願違。

太后大怒,興師問罪國師,國師把錯全部推到了她們的身上,說是她們的命數不對,剋死了天子。

南錦覺得很無語,讓她們進宮沖喜的是他,現在說是克夫的也是他,好話壞話都讓他說了,她們還能說什麼。

國師的話給太后找到了發泄口,其實皇上這病能不能活得下來,她也是心中有數,現在需要的是一個理由和發泄口讓她來排泄情緒。

「把她們全部送入皇陵,給吾兒陪葬來洗清她們的罪孽」

太后的話已經定了她們的生死。

《重生之攻略表哥手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