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人皇從三國開始
諸天人皇從三國開始 連載中

諸天人皇從三國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天天中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秀 貂蟬

穿越三國竟然成了即將被董卓廢黜的漢少帝劉辯?還好綁定了人皇書,覺醒諸多人皇天賦【匹夫之怒: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匹夫一怒,天下縞素因此你的基礎實力將與國內最弱的成人綁定】【受命於天:天意即民意,天心即民心因此你可以獲得基礎實力x民心總數的戰力加成】【既壽永昌: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因此你的基礎壽命將與國祚綁定】【得道多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因此當你的民心總數超過五成的時候,你可以獲得治下臣民的所有能力】【人定勝天: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因此當你的國力每提升一級,便可自動獲得一個新世界坐標】【人人如龍:群龍無首,天下大吉因此每當你統治一方世界後,便可為你的子民隨機固化一種天賦】……於是大漢再起,征諸天,伐神魔,統御萬界,只為一句:人道大於天!展開

《諸天人皇從三國開始》章節試讀:

巍峨高大的宮殿還殘留着些許兵荒馬亂的痕迹,少了幾分雍容華貴,卻添了幾分素雅厚重。

此刻,兩個妙齡女子跪坐在宮殿里,打量着彼此,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都是貌美如花的年紀,傾城絕色,閉月羞花。

只是一個年紀稍小,宛若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帶着少女獨特的羞怯。

而另一個卻是已經徹底長開,成熟嫵媚,氣質淡雅。

「貂蟬見過姐姐。」

作為曾經的宮女,貂蟬故地重遊,感覺自己也算半個主人,於是主動開口打破了沉默。

「原來是貂蟬妹妹。」

蔡文姬微微一笑,和貂蟬互通了姓名,很快就有說有笑起來。

過了一會兒,蔡文姬裝作不在意問道,「貂蟬妹妹以前可曾見過陛下?」

貂蟬搖搖頭又點點頭,「陛下登基的時候,我遠遠見過一眼,沒敢仔細看。」

「如此說來。妹妹與陛下還素未謀面?」

蔡文姬追問道。

貂蟬點點頭,隨後反問道,「那姐姐可曾見過陛下?」

蔡文姬搖搖頭,「我也未曾見過陛下。」

說著,蔡文姬遲疑一下,才下定決心對貂蟬道,「貂蟬妹妹,這話我本不該說。但事關陛下聖明,我不能不說。」

「姐姐可是想說,陛下年幼,不應沉迷女色,而是當以國事為重。你我也當潔身自好,不可以色侍奉陛下。」

貂蟬輕聲開口,道破了蔡文姬想說的話。

蔡文姬先是一愣,隨後驚喜,「妹妹原來也明白這點?」

貂蟬點點頭。

王允奉旨送她入宮的時候,曾經婉轉提醒過她。

貂蟬又不笨,自然聽懂了王允言中之意,反正翻來覆去就只是一句話:陛下年幼,所以不可以**。

以免陛下沉迷女色,從一代明君成了那紂王、幽王。

而她們也做了那妲己、褒姒之流。

「陛下年幼,若是沉迷女色,不只耽誤國事,還容易傷身。你我二人雖奉旨入宮,理應侍奉陛下。」

「但如今天下未平,我希望妹妹能與我一起規勸陛下以國事為重。」

既然說開了,那麼蔡文姬索性跟貂蟬說個清楚。

她入宮的時候,蔡邕跟她說的明白。

陛下召她入宮,固然是聖眷隆恩,能夠化解其曾經在董卓手下效力的危機。

但如果蔡文姬恃寵而驕,以女色魅惑陛下,行那妲己、褒姒之舉。

那麼蔡邕寧願死也不會再認她這個女兒。

蔡文姬飽讀詩書,自然懂得蔡邕的顧慮。

不愛江山愛美人,可不是明君行為。

或許這世上有女子願意做那妲己、褒姒。

但蔡文姬可不想做這樣遺臭萬年的人。

她此番入宮,不求能獨得恩寵,只希望自己陪伴的那個男人能夠君臨天下,再造太平盛世。

「姐姐放心,妹妹心中有數。」

貂蟬沉聲開口,「國事未平,天下未定,哪有什麼兒女情長。即便姐姐不說,妹妹也早已下定決心要規勸陛下,國難當頭,自當以大事為重。」

「妹妹此話當真?」

「若有虛言,便叫我天打五雷轟。」

「好妹妹。」

蔡文姬頓時真情流露,握住貂蟬的手,兩個女人相視一笑,彷彿找到了知己一般。

林秀進來的時候,便正好看到這一幕,頗為驚訝。

他不記得史書上有寫貂蟬和蔡文姬是好閨蜜啊。

怎麼這兩個女人這會兒一副惺惺相惜的樣子,自己有錯過什麼嗎?

林秀心中好奇,但也不急着說話,兩個美少女貼貼的樣子,真是賞心悅目。

「兩位娘娘,還不趕緊見過陛下。」

旁邊的小太監沒有眼力見,不懂欣賞百合之美,開口驚動了貂蟬和蔡文姬。

兩個女人立刻分開,偷偷打量了林秀一眼,見林秀容貌俊秀,宛若天神,都是心中一顫,臉頰羞紅,趕緊跪倒在地。

「都起來吧。朕不喜歡跪來跪去的。」

林秀扶起兩人,左顧右盼,眼睛有點看不過來,果然不愧是能夠寫入史書中的絕色美女。

嗯,這個大的,肯定是蔡文姬。

這個小一點的應該便是貂蟬了。

王允那個老傢伙應該不敢在這種事情上騙他。

林秀一手牽着一個,心滿意足,總算找到了當皇帝的樂趣。

僅僅只是貂蟬和蔡文姬就讓他覺得有些不虛此行了。

回頭等大喬、小喬、甄宓她們也入了宮,左右擁抱,三宮六院,豈不美哉。

林秀正想到高興處,忽然就感覺貂蟬和蔡文姬掙脫了他的手。

林秀微微一愣,便看到兩個女人對視一眼,跪倒在地,異口同聲,「陛下請自重。」

林秀:???

「陛下,如今天下未平,當以國事為重。」

「是啊。陛下,您還年幼,豈可沉迷女色!」

「我們早晚都是陛下的人,陛下又怎能因為一時之歡,置天下百姓於不顧。」

貂蟬和蔡文姬鼓足了勇氣,你一句我一句的勸說著林秀。

林秀皺起眉,「誰教你們這樣說的?」

「陛下明鑒,沒人教我們說這些話。但我二人雖是女兒身,卻也明白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理。」

「陛下身為天子人皇,豈能因兒女私情,罔顧天下。」

兩個女人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

林秀頓時悻悻,他看得出來貂蟬和蔡文姬說的這些話還真是出自真心,生怕自己做了沉迷女色的昏君。

而她們則做了禍國殃民的妖女。

這他么是個什麼道理?!

林秀哭笑不得,電視劇里那些後宮嬪妃們不是巴不得天天被皇帝翻牌子,卷在被窩裡送到皇帝面前嗎?

怎麼到了他這裡,選了兩個女人,兩個女人都振振有詞,要他以國事為重?

好在林秀現在身子虛,年紀小,本來也沒想這檔子事,於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理直氣壯道,「你們想多了,朕讓你們入宮,就是想找人說說話。」

「至於別的,哼,你們想,朕這會兒還不想呢!」

「真噠?!」

貂蟬和蔡文姬眼睛一亮。

「假的!」

林秀沒好氣的說道。

「陛下,君無戲言。」

貂蟬急了。

蔡文姬卻是遲疑一下,大着膽子親了林秀一口,隨後在貂蟬一副你是叛徒的目光中,羞怯道,「陛下,這樣的恩寵自然無妨,但侍寢之事,一定要緩緩,我們也是為了陛下的身體着想。」

說罷,蔡文姬又低頭對着貂蟬耳語幾句,貂蟬頓時漲紅了臉,但最後還是心一橫,閉着眼,硬邦邦的在林秀臉上啄了一下。

然後捂着嘴,可憐兮兮的望着林秀。

你丫是啄木鳥嗎?

林秀正想調侃貂蟬一句,忽然,有小太監快步進來稟報。

「啟稟陛下,曹司空求見。」

《諸天人皇從三國開始》章節目錄: